中华麦饭石开发大事记
发布时间:2014-08-08 03:00:52   来源:

 
       麦饭石是中国古老科学文化中的一份宝贵遗产,因其形状如麦饭而得名。自古以来,中国就把麦饭石应用在医药中,可以说麦饭石的发现和应用均源于我国古代医学。

       早在公元300年,古代方书上就已经有关于麦饭石的记载了。晋代葛洪撰医书《肘后备急方》,简称《肘后方》,卷五云:“小品痈结肿坚如石,或大如核,色不变,或作石痈不消方。鹿角八两,烧作灰。白敛二两。粗理黄色磨石一斤,烧令赤。三物捣作末,以苦酒和如泥。厚涂疽上,燥更涂,取消止。”研究考证表明,方中的“粗理黄色磨石”就是现在的麦饭石。两晋、南北朝期间陈延之著《小品方》,亦称《经方小品》,是我国一部较为重要的医学著作,也将“粗理黄色磨石”纳入药方。距离现在1300年的北齐,有位名叫马柌明的人,他把一种石头(粗理黄色磨石)用大火烧红后丢在醋里,然后捞出醋里剥落下来的石头碎片,晒干后捻成粉末,再和醋调和,涂抹在毒疮上治疗皮肤病,效果很好。公元669年,唐代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则仍称其为“粗理黄色磨石”,云“治痈有坚如石核者,复大色不变。或作石痈方:粗理黄石(一斤)鹿角(半斤烧) 白蔹(三两)上三味,以醋五升,烧石赤纳醋中不限数,以醋减半止,细捣末,以余醋和如泥,浓敷之,干即易,取消止,尽更合。诸漏及瘰疬,其药悉皆用之。仍火针针头破敷药。又单磨鹿角、半夏末和敷之,不如前方佳也。”唐代王焘撰成于天宝十一载(公元752年)的《外治秘要》,又名《外治秘要方》,作为综合性医书转录此方时,仍称麦饭石为“粗理黄石”。公元748—765年,著名藏医学家宇妥·元丹贡布等所著《四部医典》,又名《医方四续》,藏名《居悉》称麦饭石为蛙背石。《四部医典》记载:“蛙背石,有阴阳两种,有干固黄水、健固关节、治伤接骨、健脑固脑的作用。”此书“秘决医典”第三部中记载,治疗头部创伤的内服药和外用药的配方,以“蛙背石”为主要成分。自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至淳化三年(公元992年),历时14年由北宋翰林医官院王怀隐、王佑、郑彦、陈昭遇等人依据医局所藏北宋以前各种方书、名家验方并有宋太宗亲验医方,又广泛收集民间效方集体编写而成《太平圣惠方》,简称《圣惠方》中,仍称麦饭石为“粗理黄石”。

        至公元1061年,宋代苏颂《本草图经》把麦饭石作为药石记载下来,阐明麦饭石“粗黄白,类麦饭”,提出类麦饭的形态。公元 1196年,宋代李迅《校正集验背疽方》记有:“麦饭石,处处山溪中有之,其石大小不等,或如拳,或如鹅卵,或如盏,或如饼,大略状如一团麦饭,有粒点如豆如米,其色黄白,但于溪间麻石中寻有此状者即是”,首次将“粗理黄色磨石”名麦饭石。公元1263年宋代陈自明以医家李迅伍起予曾孚先等人的有关外科学著作为基础,进一步整理而成《外科精要》,其中《治痈疖诸方》载“麦饭石膏:白麦饭石(炭火醋淬数次研极细二两,鹿角(生取带脑骨者断之用炭火烧烟尽研极细四两),上用米醋调和,入砂器煎,以竹片不住手搅熬成膏。先以猪蹄汤洗净,以鹅翎拂涂四围,干则以醋润之。若腐烂用布帛摊贴之”。 公元1590年,明代著名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石部第十卷立名“麦饭石”,不再提到它的其他名称,并分项详细介绍麦饭石的出产、形态、气味、主治等,如记载有“麦饭石,干温无毒,主治一切痈疽发背”,这就是经常被人们所引用的“麦饭石”的出处。在此后300多年,麦饭石的研究几乎没有进展。直至1921年(1969年再版)我国出版的《中华医学大辞典》再述麦饭石,1953年出版的《普济方》,1957年出版的《本草纲目的矿物史料》和近年出版的《李时珍研究》等书中,对麦饭石均有记述。

       清乾隆时期帝尔玛•丹增彭措撰《晶珠本草》又名《药物学广论》或《无垢晶串》,将麦饭石归入花岗石。18世纪20年代,蒙医药学家占布拉道尔吉著《蒙药正典》(又名《索斯尔・米格金》)一书,共收集了879种药物,并附有 576幅插图,其中将麦饭石称“石冰片”。麦饭石一词就这样销声匿迹了400多年。对麦饭石而言,较之李时珍更为系统的研究著述也很难找到。究竟是何原因,从史料上已很难考证,只是在《本草纲目》中记载:古时有中岳山人吕子华世传秘方麦饭石膏,治皮肤痈疽,背疮甚效。河南一地方绅士要索为己有,吕子华拒而不献。这个绅士又勾结河南地方官吏,以重刑逼之,吕子华宁死不传,惨遭其害。后业医者闻之无不骇惧,故而对麦饭石一词弃而不用。久而久之,后人知其名,无其药,知其药,不识其石,麦饭石一词因而不见于记载。

       其实,麦饭石早在四五千年前在北方草原人们日常生活中就开始应用了。在奈曼旗平顶山麦饭石矿周边十几公里范围内,遍布红山文化至辽金时期遗址,其中附近的几座山峰上均有红山文化时期祭祀遗址和辽金时期寺庙遗址。在以山咀村夏家店文化遗址和辽遗址为代表的多处遗址发现的夹砂陶罐中就含麦饭石颗粒,发现的辽代及金、元、清等时期米臼、碾子和磨大多用麦饭石制作。说明平顶山麦饭石矿周边,几千年来都是居民密集集聚区。也许先民们在这里世代栖息繁衍,只知道这里流淌的山泉清澈甘甜,这里耕种的庄稼香气更浓,这里饲养的牲畜肥壮且很少有瘟疫,在这里居住有神灵保佑,能够远离病魔袭扰,用这种材料制作的器皿和用具更好,但是他们不会研究这里的山、石、水、土,并不知道这些都是麦饭石所发挥的作用,所以并无文字记载。

       相传古时,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一个部落里,流行一种难治的疾病。部落首领很犯难,率部落远征求医。一天,他们走到科尔沁草原南端的乌尔勒吐山,也就是奈曼旗石场洼村处的主矿区平顶山,正当在烈日下热得口干舌燥,难以忍受之时,眼前出现一条神秘的山谷。山谷奇峰异石,泉水潺潺,人们喜形于色,竞相拥到泉边捧起清甜的甘露狂饮,旅途的疲劳顿觉消除,身患疾病的人,一下子病体轻松,疼处缓解。人们眉开眼笑,就地安营扎寨,杀牛宰羊,吃肉喝茶,庆贺远祖求医的胜利。人们称其为“巴丹朝鲁(亦称‘巴达嘎朝鲁’)”,蒙古语,意即“麦饭石”,它早已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一种征服病魔的“武器”了。至今,在蒙古族民间仍流传着“喝了巴丹朝鲁水,祛病避邪又强身”的说法。

       麦饭石的应用源于中国,自明代后麦饭石的研究与应用沉寂了近400年,而后传到国外,并在国外悄悄掀起了麦饭石热。上世纪50年代末,日本曾发现麦饭石,是因为岐阜县有个苦于心瓣膜症的人,村里传说山上的石头功效异常,所以他将一切生活用水都用该石头处理。后来,病症不知不觉消失了,心脏竟然恢复正常,于是他将石头拿到研究所里,从而引发了科学的研究。掀起了研究麦饭石的热潮。在日本出现了许多全国性的和地方性的麦饭石研究组织,麦饭石被广泛应用于饮水净化与污水处理,制成人工矿泉水,用于食品饮料或沐浴强身。人们认为饮用麦饭石水,可调节人体新陈代谢,增加食欲,促进循环,有助于排除因环境污染而蓄积于人体内的有害物质,使细胞净化。长期饮用有延年益寿之效。因此,日本人把麦饭石誉为“健康石”、“健康药石”、“细胞洗涤剂”。日本在蔬菜水果保鲜、动物养殖、植物栽培、冰箱除臭等方面也应用麦饭石。此外,在美国用麦饭石水制作运动员饮料,东南亚、南朝鲜也得到广泛开发和应用,南朝鲜(韩国)称麦饭石为“矿泉药石”,台湾称麦饭石为“长寿石”。此时,我国的地质科研工作者头脑中也萌发了找回麦饭石的念头。

       1978年,日本矿物医学家们开始了对麦饭石的深度研究。当时,日本某企业将我国天津蓟县盘山燕山期花岗岩风化砂当做麦饭石买进数百公斤,开价人民币每吨达400多元,而当时的花岗岩风化砂价只有每吨几元钱。这一异常情况当时未引起当地人们的重视,却引起了地质学家的兴趣。

        1983年,中国地质科学院沈阳地质矿产研究所留日访问学者,在日本发现了有关麦饭石的资料,又从日本朋友家(学者导师)处搜集到一块日本药石标本即麦饭石,并获悉中国东北阜新县城北有优质麦饭石,这位学者从此开始了对麦饭石的研究。1984年3月底,带着中国东北麦饭石矿信息蛛丝马迹的沈阳地质矿产研究所学者,从地质调查入手在阜新和奈曼旗寻找麦饭石矿。按照阜新县城北有优质麦饭石矿这一线索,首先在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找到麦饭石矿样,经日本专家确认,矿样是麦饭石,但不是日本导师所说的那种优质麦饭石。矿产研究所学者通过进一步了解,得知日本侵华时期的阜新县衙在额尔图版街(今内蒙古奈曼旗青龙山镇古庙子村),于是又开始在古庙子村北十几公里处踏查。当地老百姓提供线索说,距古庙子村北十几公里的白音昌石场洼屯有像麦饭的石头,这个村又是著名的长寿村。这位学者便在内蒙古哲里木盟(通辽市)奈曼旗平顶山取了矿样。阜新、奈曼两处矿点所取样本带到日本后,日本导师说平顶山的矿样正是那种优质麦饭石。经相关专家鉴定和测试分析,认定两处矿样均为麦饭石。日本著名矿物学家、医学博士高仑熙称奈曼旗平顶山麦饭石是“世界稀有的药石,是质量最佳的纯真货”。沈阳地质矿产研究所地质科研工作者经过一年多的艰辛工作,经国内外专家从全国己发现的100多处麦饭石矿点中最后筛选出的4个矿点标本中鉴定,确认内蒙古哲里木盟(通辽市)平顶山所产麦饭石之品质为最佳,所测数据胜过日本、南朝鲜、中国台湾的麦饭石。随着麦饭石的发现,长寿村真正揭秘也大白于世。

       1984年开始,因麦饭石在内蒙古奈曼旗、辽宁阜新的发现,使全国掀起了一股寻找麦饭石矿的热潮。地质科研工作者先后在我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发现了麦饭石矿区(点),其中天津蓟县、浙江的四明山、江西的信丰县等地的麦饭石已成为具有商品价值和开发应用研究的麦饭石矿。其中,浙江四明山麦饭石和麦饭石矿泉水出口日本,成为免检产品。山东、山西、河南、河北、甘肃、陕西、新疆、湖南、广西、广东、四川、福建、云南、江苏、吉林、黑龙江等地都有麦饭石的矿藏,对麦饭石都做了相应地测试、试验和评价,都取得一定成果。因产地不同,各地的麦饭石成分略有差异,且色泽和功效也不完全相同。其中最著名的质量最优的是内蒙古哲里木盟平顶山产的麦饭石。
 
       1985年4月,中国科技新产品经验交流会在北京召开,奈曼旗平顶山麦饭石样品在会上首次展出。同年5月,奈曼旗平顶山麦饭石样品又在广交会上展出。麦饭石样品的展出,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极大关注,也揭开了我国麦饭石研究新篇章。

       1985年9月,为了研究、开发和应用麦饭石这一宝贵的资源,在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中国食品报》社、中国食品出版社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在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通辽市)成立了以研究、应用、经营开发机构—华哲麦饭石联合开发公司,立即着手麦饭石的科研。并先后委托沈阳地质矿产研究所、北京矿冶研究总院、长春地质学院、白求恩医科大学、中国医科大学、长春中医学院、黑龙江医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北京医院、北京食品研究所、北京食品营养源研究所、内蒙哲里木盟医院、哲里木盟中医院等大批富有经验的专家、教授和科技人员对平顶山麦饭石进行了系统地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科学实验,获得了可喜成果,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重视。

       1985年11月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了研究开发麦饭石座谈会,并将平顶山麦饭石初步定名为中华麦饭石。

        1986年5月黑龙江商学院和内蒙古哲里木盟(通辽市)科委在哈尔滨召开了“中华麦饭石系列食品开发研究鉴定会”。
         1986年8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科委在北京召开了中华麦饭石科技成果鉴定会。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常委、自治区科委主任许令任教授,代表自治区科委,邀请北京市、辽宁省、黑龙江省、吉林省、河北省、广东省、内蒙古自治区的科学家们,其中包括地质学家、营养学家、药物学家、防疫卫生学家、食品工程学家,共22名专家和教授来到北京。以食品学家、一级教授秦含章和北京市食品营养源研究所所长朱相远同志为首组成“中华麦饭石应用与开发研究成果鉴定委员会”,对平顶山所产麦饭石进行并通过了技术鉴定。会议一致确认,中华麦饭石含有59种元素,其中18种是人体营养所必需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内蒙古哲里木盟(通辽市)奈曼旗平顶山的麦饭石在国内已发现的麦饭石中品质最佳。日本地球研究所称中华麦饭石是世界上稀有、质量最佳、最纯的麦饭石。国家工商总局将内蒙古哲里木盟(通辽市)奈曼旗平顶山麦饭石正式命名为“中华麦饭石”。

        在中华麦饭石科技成果鉴定会上,乌兰夫、宋任穷、薄一波、宋健等中央和国家领导人做出了重要批示和指示,提出在国家科委支持下,成立“全国麦饭石研究组”。在中央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中华麦饭石成果鉴定”的带动下,麦饭石的研究和开发利用迅速在全国展开。

       1987年9月23日至26日,中华麦饭石研究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成立大会。9月25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仲勋、乌兰夫、倪志福、王首道、王任重、马文瑞等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参加会议的14个省市自治区98名专家学者,听取了中华麦饭石研究和开发情况汇报,勉励专家们努力做好中华麦饭石的科研开发工作,用这一宝藏造福于人民。党和国家领导人还观看了中华麦饭石系列产品,与会议代表合影留念,并为中华麦饭石题词。


      1987年9月25日,国家副主席乌兰夫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华麦饭石研究会,观看麦饭石系列产品


   1987年9月25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任重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华麦饭石研究会,观看麦饭石系列产品

      1987年9月25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任重题词:“以科学的态度开发中华麦饭石”。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时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宋任穷题词:“努力开发利用中华麦饭石,为人民健康服务”。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兼法制委员会主任马文瑞题词:“开发中华麦饭石,为民造福”。共和国第一位女将军,著名书法家,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委、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二届理事,时任中国老年基金会理事、中国扇子学会名誉会长、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第一届常务副会长(代理过会长)李真题词:“天下奇石,世间神酒”。


       1987年9月25日中华麦饭石研究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成立,习仲勋、宋任穷、康克清、王首道、于若木、冯岭安、高登榜、胡希明、色音巴雅尔、白俊卿、云曙碧、秦含章、郭英、巴拉卓日、耿德章、刘墨庄、原世泽、周君球、易振球、邱学、平欣为特邀顾问,杜子瑞、阿拉坦敖其尔为名誉理事长,理事长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科委主任兼科协主席许令妊担任,秘书长李奋。

       1987年9月27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头版,香港《大公报》以及《内蒙古日报》等报刊杂志纷纷刊发中华麦饭石研究会成立的新闻报道,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也相继报道了这一消息。中华麦饭石的研究和开发利用再掀新高潮。

       国家领导人习仲勋十分关注麦饭石研发,多次听取奈曼旗政府领导和中华麦饭石研发人员关于麦饭石研发进展情况汇报。1987年12月9日,《中外产品报》(现更名为《中国民族报》)刊发国家领导人习仲勋听取奈曼旗政府旗长徐万山关于麦饭石研发情况汇报的照片和关于中华麦饭石研发相关报道。



       1987年9月中国食品出版社出版了《中华麦饭石——健康宝石》和《中华麦饭石在日本》两册图书,汇集了近代对麦饭石研究的成果。
       1987年底,中华麦饭石研究会在成都召开“麦饭石专题研讨会”,讨论通过了样品测试统一化的试用标准。

       1988年,中华麦饭石产品先后参加了1988年秋季广交会、香港“中国工业技术交易会”和东京“中国科技产品技术展览会”,出口的麦饭石产品颇受外商欢迎。

       1990年,国家科委完成《开发麦饭石基础性研究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麦饭石在更广泛领域的发展应用在我国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

       1991年8月30日,在中国内蒙古经济贸易交易会期间,国家主席杨尚昆在自治区党委书记王群、自治区主席布赫、国家经贸部长李岚清等陪同下,参观了中华麦饭石系列产品,杨尚昆主席说:“这个事业很好,对人类健康有利,大有发展前途。”
 

1991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时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布赫听取中华麦饭石研究及产品开发情况汇报,并题词:“发展中华麦饭石系列产品,为提高人民健康水平服务”。


      1995年1月自治区党委书记刘明祖来奈曼旗慰问受灾地区干部群众时,听取了中华麦饭石产品开发情况汇报,并题词“中华麦饭石走遍天下”。


       2010年9月奈曼旗研发的一款麦饭石产品——“怡情壶”,通过审批成为世博会特供产品。“和谐归心”麦饭石茶具荣获“中国恒好―迎世博纪念品全球华人设计大奖赛”二等奖。
  

       目前,奈曼旗研发生产的中华麦饭石产品达20多个系列1500多个品种,70%以上远销到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主要产品有:中华麦饭石工艺品茶具、酒具、餐具,中华麦饭石颗粒、板材、浓缩液、石粉,以及中华麦饭石紫砂保健系列工艺茶具、餐具、矿化水罐,中华麦饭石烧结器皿,中华麦饭石矿化水,麦饭石窖酒等。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地名故事
下一篇:我读到的奈曼历史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