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故事
发布时间:2014-08-08 03:00:46   来源:

八仙筒
八仙筒正读应白兴图。白兴为土平房或尖脊房,图为有或在,意即有土平房尖脊房的地方。据考究,这里人类居舍的发展是很有序的。最早是洞穴,第二是地窨子,第三是茅屋和可移动的帐房,第四是窝棚(圆形尖顶),房顶是用粗柳条一体成形,第五是布日格(钝角四方墙和顶),房顶是用粗柳条编织一体成梯形,第六是白兴,第七是楼阁庭堂……白兴的特点是稳重四方型。是从19世纪后期开始兴建起来,20世纪大发展的。奈曼旗白兴命名的地方不下十个,有的已被遗弃。就现在讲八仙筒镇就是白兴图镇。1920年左右有几家姓包的盖了几处土平房居住而得名。
    八仙筒镇区是八仙筒镇政府驻地。1930年曾设过绥东县公署。公署设承审处、公安局、财政局、教育局等机构。1935年3月,又成为县、旗合并的新的统治机构——奈曼旗公署所在地,使其一度成为奈曼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1935年7月23日周荣九组建的奈曼旗“抗日救国军”攻打并倒毁了日军占领的八仙筒居点伪奈曼旗旗公署所在地,成为内蒙古东部历史上时间最早、影响较大的,震撼东北的“八仙筒抗日事件”。1946年9月21日在苏达那木达尔济和洛不等的策划指挥下,匪武装攻打八仙筒办事处。致使旗大队副大队长、老红军罗云彪牺牲。
    解放前,八仙筒的商业经济起落跌荡,据史料记载,民国初期八仙筒镇已设立了第一家商铺“广生合”,为当时小库伦(今库伦镇)某商号所设。民国十九年(1930年)绥东县公署迁址八仙筒后为商业的发展创造了广阔的前景,到伪康德七年(1940年),商号逐步发展到百余家(包括摊床),主要来自小库伦和下洼,街东为库伦帮,街西为下洼帮,形成了地域性派别。伪满末期,随着日伪经济统治的加深,该镇商号已多数倒闭。相传,八仙筒最大商号“广生合”,从业人员达30人之多,辽的李秀荣者任经理,该商号主营杂货,其交易所得多用于购买牲畜,加上部分蒙古人直接用牲畜进行交易“以物赐物”,使该商号资本——牲畜存栏数已达牛千头、马千匹、羊不计其数,还有少量骆驼。牲畜遍布当时的奈曼、库伦、宾图(科左前旗)三旗四乡。年终结算时,三岁口以下的牛、马不上帐,可见其资本之巨。
    日伪统治初期,日本人对东北的经济主要侧重于产业,“七七事变”以后其经济垄断变本加厉,致使伪满后期八仙
筒的商号已多数倒闭,幸存者被组合到一起,勉强维持生计。
    1946年冬至1947年春;八路军相继在八仙筒建立了公营的“仁义”商店和大北公司。其中前者归辽吉一分区供给处经营,后者由辽吉一专员公署管理,皆从保障军需民用、稳定市场物价和回笼货币为目标,1947年末二者合并,归锦西(应为辽西)省企业管理处领导,当时八仙筒已解放,私商开始经营起商店、门市部和小摊床等,从此,该镇商业开始复兴,逐年发展,后来被誉为奈曼旗的“小上海”。
宝古图
“宝古”为“鹿”,“图”为“有”,意即有鹿之地。过去是喇民塔拉生产大队的一个生产队,1983年建宝古图嘎查。是白音他拉苏木的—个行政嘎查。宝古图地处巴嘎波日和古生态区的东端,那里狍狼野鹿满山遍野,以鹿命名叫宝古图屯。清朝末年建屯,位于白音他拉苏木政府以西方向,分南、北两个宝古图。
 
宝古图的传说
从前,奈曼旗白音他拉苏木有一位世袭“红晶泽”(官职身份的标志,汉语为“红顶珠”的意思)的官。他是奈曼旗王爷的亲属,居住在现在的宝古图嘎查的淖彦淖图嘎(“淖彦”汉语是“官的意思,“淖图嘎”是“故居”的意思)。当时的人们不称呼他的姓名,也不管他官多大,就尊称他“淖彦”。
淖彦非常喜欢打猎,是一位指哪打哪、百发百中的好枪手。有一天打猎的时候,天上飞过一只鹰。他自恃枪法高明,傲慢地用左眼瞄准开枪,但是没有打中。于是,他又用右眼认真地瞄准,结果只打下了一根羽毛。从那以后,淖彦得了一种怪病,看了很多名医也没有治好,不久便死去了。他的妻子怀疑这是不好征兆,于是便带着儿女躲到遥远的别的旗县生活去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下了淖彦的尸体。几天几夜后,他的灵魂突然变成了魔鬼,每天黄昏的时候,魔鬼就开始在这个地方赶车来回走动。所以,附近居住的人们既使在白天也不敢在这一带走动。
后来,人们请来了葛根(汉语是“活佛”的意思),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经,才镇住了魔鬼。从那时开始,这个地方开始被人们称为“宝古图”(汉语为“有鬼的地方”)。
大树营子
 话说三百年前,天逢大旱,一年无雨,满山遍野寸草不生,赤地千里,人畜断粮缺水饿死无数,可谓饿殍遍野,白骨如山。尤其是老哈河南岸的茫茫沙海更是烈日灼地,天地象个蒸笼。百姓为了生存,采取多种方法“求雨”,有的在村头搭建小庙,里面供奉神灵,有的请来大神巫婆又跳又唱,村民跪地祈求苍天降甘霖,但这些都无济于事,依然是滴雨未降。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这天,人们忽然想到灶王爷要回西天,于是男女老幼都给灶王敬香上供,乞求他“上天言好事”。灶王到天上见到玉帝,把人间旱情如实秉报,玉皇大帝遂派水火童子下凡探个究竟。
水火童子驾起祥云,飘落在老哈河南岸,看见这里大漠绵延几百里,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银光,北面是混浊的老哈河,南面是大片河沼地。由于连年干旱,遍地寸草不生。于是报给龙王下了一场透雨。水火童子用神针一播,一株柳树嫩苗破土而出。说来也怪,这株柳树几年就长成参天大树,而且萌芽抽叶很早,到秋天落叶枯萎很晚,附近百姓称它为“神柳”。更奇怪的是,它盘根错节,枝杈连通、枝叶交插长出十几株大柳树,互相拥簇围绕,形成树丛。更为神奇的是,每逢旱年,百姓在此树下供神求雨,就能使天降喜雨,农民喜获丰收。因此,许多百姓想过好日子而来此定居,形成了附近人口数最多的村落,人们把这个村称为“大树营子。”
东明镇
    东明镇政府所在村委东明村。此地早年为浩沁苏木,意为旧庙,此后又称为刘家茶馆,1947年1月20日,中共奈曼旗委宣传部长梁东明率工作队到浩沁苏木区筹集军需物资,被土匪包围,在突围中壮烈牺牲。为纪念烈士,1948年以烈士名字更名此地为东明。
    梁东明烈士是广东人,1919年9月出生于广州市一个职业教师家里。高中毕业后于1938年7月参加革命。1945年11月,以挺进东北干部大队一员的身份,夫妇二人被分配到热辽边地委彰武县工作。同年12月任中共彰武县委委员、宣传部长。1946年4月梁东明、狄云献奉命调往奈曼旗工作。
梁任中共奈曼旗委委员、宣传部长;狄任奈曼旗公安局局长。同年9月,梁东明协助奈曼旗旗大队副队长老红军罗云彪指挥八仙筒突围战,有力打击了国民党降队的围攻,突破重围,保存了有生力量。1947年1月中旬(农历1946年12月)在浩沁苏木区筹集部队给养时突遭土匪袭击,壮烈牺牲。
梁东明牺牲后其子小红暂由八仙筒街一可靠群众老黄扶养(小红生母刘玉春因病先于其夫去世)。1947年9月,时任中共奈曼旗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的邓野农和时任中共奈曼旗西地区区委副书记的黄木兰夫妇调离奈曼时将梁东明烈士之遗孤小红带在身边,直至扶养成人。小红后来上学取名邓宾,大学毕业后,在北京铁道部某设计院工作。
鄂布根包冷
“鄂布根包冷”是奈曼旗的一个行政村,位于大沁他拉镇城区东,蒙语意为老头们聚会的角落。在清朝末年,奈曼旗的一些统治阶层中的下层人士和老牧民有一个“老头会”的组织,他们反对出卖和开垦牧场,维护牧民利益而展开多次反抗活动。因其经常在镇东靠近王府的这个村子聚会议事,故此人们习惯称该村为“鄂布根包冷”,一直沿用至今。
光绪年间,奈曼王玛什图尔任御前行走,长期驻京当差。旗内事务总由护印协理阿尔塔希弟遵照王爷的旨意全权办理。每年通过向旗下各箭丁征收差钱,来维持旗里的正常办公费用。遇有王爷家族的婚丧嫁娶等重要事情,所花费用则另行在箭丁中摊派。王府的巨大靡费,常常使旗里的财政捉襟见肘,入不敷出。特别是一遇荒旱年景,更是困难重重。为了摆脱困境,在旗掌权的协理、章京们便多次向箭丁摊派银两,向富户赊借。光绪七年和十年,为了迎娶王爷的福晋进京,两次即向箭丁摊派银两一万二千两,仍不能满足王爷的巨大开支。又经护印协理阿尔塔希弟之手,陆续向富户王臣、张芬赊借了一大笔款项。逐年积累,越欠越多,无法偿还。光绪十一年,王玛什图尔请假回旗,王臣、张芬等纷纷上门讨债。阿尔塔希弟无法,只好禀告王爷,将哈拉奈荒地三百余顷向王爷指地立字,将特格勒吐荒地八百余顷向张芬指地立字,均言明待还清欠款后,地归本旗,如无法还清,便以地作抵。又将叉罕敖、海素达拉、桑古鲁吉、叉干齐拉古汰、奈曼庙等荒地牧场七百余顷,抵押给王义汰、李甸,借得银两千三百两。并在达尔根他拉等处安设碱锅三座,得银七百余两,为王爷偿还驻京拉下的债务。
下等台吉吹登等闻知此事后,极为不满,既以私放荒地、安设碱锅、苛派差钱等词,赴昭乌达盟盟长衙门控告。该盟长根据奈曼旗当时的情况,即下令在五年内减免奈曼岁交差钱银三千两,租东钱九千两,以抵押两项摊派款。取消碱锅、驱逐制碱人员。所抵押之土地,因为开垦,免于究办。只责罚了护印协理阿尔塔希弟,便草草结案。
光绪十一年秋,奈曼旗又遭荒旱,经王爷玛什巴图尔同意,旗里向热河都统呈报,申请出卖开垦空间放牧场,得租赈济。热河都统麒庆呈报清廷批准后,便派前任理刑司司员、理藩院员外郎清祥,前往奈曼勘丈放垦。吹登等人闻讯后,便联络台吉莫得克奇、额尔得仓、滚布、希拉套劳盖、坤都孟合、套克吐呼、旺沁扎布,箭丁奇莫特色冷、十月儿、萨音必里格、生新保等组织了“老头会”,手持木棍,面见清祥,称旗地硗瘠,不堪耕种,恐将牧场大量放垦后,牧场破坏,蒙人无以为生,乞恩罢垦。当时,吹登又瞩必什雅写好呈词,令额尔德仓、莫得克气赴理藩院,控告阿尔塔希第行贿放垦。清详见状,无法放垦,返回了热河都统衙门。
热河都统麒庆接理藩院咨文后,传讯阿尔塔希第和吹登,但二人借故延误,长期不赴。直到光绪十三年五月,热河都统派员去提,才把协理阿尔塔希第、梅伦恩特亨格、额勒亨额同台吉吹押解到案。热河都统恼其延宕,六月奏明光绪皇帝,将协理阿尔塔希第、梅伦恩特亨格、额勒亨额、护卫特格什、吉台吹登等先行摘去顶戴,羁押候审。
光绪十四年春,以奈曼旗连年欠收,蒙人饥馑,牲畜瘦毙,非开垦空闲牧场,不能得租赈济为由,热河都统决定将旗内之达沁他拉、他本套劳盖、厄尔他拉、波罗罕吐等四处地亩全行开放。并派昭乌达盟盟长达克沁、副盟长德木楚克索隆、协办盟长堆固尔苏隆会同三座塔司员多次、朝阳县知县李洪酞等前往勘办。四处共放上、中、下三等地一千三百四十一顷八十三亩,所放地内有前任扎萨克赏给当围差的一百多户箭丁七千余亩地,从王爷自种闲荒内照数补给。放垦地内的原有房屋,由原户继续居住,免月俸。正在勘丈期间,以“老头会”成员吉勒好尔为首,居中二十余人,阻挡勘丈。盟长达克沁即派协理如勒扎布、色楞、梅伦僧格带人前往传唤。吉勒好尔不服,僧格将其揪住不放,尾连吐用木棍将僧格右手打伤,披甲伯彦尔见状赶忙上救护,被乌尔吐用木棍击伤后脑,随从章京恩和套克吐呼、坤都崇索尔亦被阿木尔打伤。如勒扎布见状不妙,鸣枪喝止,将乌尔吐那斯吐手腕击伤,随将吉勒好尔、阿木尔等“老头会”成员和旁观群众九人拿获解盟。原在郡侯押的额尔得仓在逃回旗里的途中,听说协办盟长以马贼的名义抓了吉勒好尔等人,气愤异常,即和同行的特古斯淖克吐,以阿尔塔希第行贿协办盟长银两千、骡两头,司员蔡谯忠、笔切齐楚云亭、张喇嘛受银六十两等情由呈控理藩院。被拘押的吹登又暗中给其叔台吉勒格淖吐去信,得勒格尔淖克吐接信后,当即邀高择等吉台箭丁多人,于当年五月一日找到买地较多的富户杨太平家,不准其开垦,将其儿子杨玉峰捆走,后经如勒加布色冷说合放回。十余日之后聚众到杨太平家,时逢杨太平外出,其雇工四十余人聚众抵抗,相互殴斗。高择等人被追入地邻桑卜喇嘛窝堡,将院子围住后,用土枪相互射击,不慎掉落枪火,引燃柴草。延烧房八间,高择等冒火逃出,杨太平的雇工乘势捉住“老头会”的那逊阿雅尔,捆绑送旗,不料途中过河翻车,将那逊巴雅尔压死。其妻得知后,以丈夫被杨太平打死,桑卜喇嘛因房屋被烧,先后赴盟控告。不久玛什巴图尔的生母布济特也派人以霸占牧场、烧毁邻村、枪杀人命等词赴理藩院呈控。
理藩院奏知清帝以后,即委派热河都统谦喜率热河道德克精额、承德知府延杰会同理刑司司员、理藩院员外郎格图铿额、刑部员外郎齐世铭,共同审理此案,将阿尔塔希第、吹登、额尔德仓等一干原告、被告解赴都统行辕公审,并责成昭乌达盟正副盟长会同塔司厅司员将阿尔塔希第行贿事件查清,责成朝阳知县和防御瑞成将相互斗殴一案的主要人员高择、杨太平等押解到案。经过会同审讯,结果以阿尔塔希第行贿协办盟长一案查无实据,但犯有违制放荒罪,受到杖一百,革去职务的处分。将原抵押给王臣、张芬、王义汰、李国风的土地收回,字据当堂销毁,所欠下的银两,由旗里在半年内归还。其他已革职的官员,赏还原顶戴,回旗继续供职。吹登以聚众滋事、阻挠放垦罪,革去台吉顶戴,发极边足四千里充军。额尔得仓仗一百,加徒役三年。其他“老头会”成员受刑仗后,分别被判处流放或徒役二至四年,情节轻微的也被枷号二个月交旗管束,只有少数没有入会的人得到赦免。活动四年之久的“老头会”,便随之瓦解。“老头会”虽然被瓦解了,但其势力在相当一段时间仍然存在。在中华民国期间,仍有所活动,直接影响着奈曼旗的政治、经济形势。
黑鱼泡子村
 
黑泡子村是沙日浩来镇的一个行政村,明清年代该屯叫哈日乌素,意为黑水或黑泡子,后来改称黑鱼泡子,位于镇政府以东10公里处。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燕山山脉与科尔沁沙地交界处,有一个数千顷水面的天然湖泊,湖水深不可测。湖周围土壤肥沃、草木茂盛,鸟语花香,风景秀丽,置身其中,给人一种飘然欲仙,心旷神怡之感。湖东岸一片茂密的榆树林,更是郁郁葱葱。林中珍禽异兽数百种,奇花异草丛生。湖面上空云雾缭绕,云雾中时常出现各种天文奇观,如同仙境。在湖泊之中有一条神奇的鲤鱼,此鱼通体漆黑,身长数丈,鳞片如铠甲,坚硬无比,眼大如铜铃,炯炯发光。黑鱼多年来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早已是能呼风唤雨,兴风作浪,每当黑鱼游过水面,必有万顷波涛相随,相传这就是神鱼显灵。每逢此时,湖泊数百里范围之内的人们则奔走相告,集聚湖边,遥湖跪拜。来祈求风调雨顺、平安吉祥。
不知是在哪朝,也不知是在哪代,一牧羊人游牧到此,便在湖北岸定居下来。借神鱼之灵气,不久便过得丰衣足食,牛羊成群,聚攒下万贯家财,成为远近闻名的大财主,人称贺老爷。由于贺老爷的富有,神鱼的传说也就越传越神,来此定居的人日渐增多,便形成了屯落。以湖中有一条能呼风唤雨的黑鱼为由,取名“黑鱼泡子”。
当时,屯中人丁兴旺;林中百兽争欢;天上鸾凤和鸣;水下鱼虾戏嬉。是一个无比和谐的世外桃源。
可是,这样一个如此绝妙的人间天堂,却因为一个云游道人的无知而成为了历史。
贺老爷家的牛倌阿狗还不曾成家,便独自住在屯外牛棚附近。一日,一个道人云游四海寻宝至此,夜宿牛倌阿狗家中,自称有法术在身,深夜,道人神秘地对阿狗说,湖中的这条黑鱼是一条鲤鱼精,它的两只眼睛是一对夜明珠,价值连城,如果有人能与他配合,他能挖出黑鱼精的眼睛。在私欲的驱使下,二人结成了可悲的同盟。
这一天,天才蒙蒙亮,人们还没有起床,道人与阿狗就悄悄地来到湖边。道人画了三道符,交给阿狗两道,自己口含一道,交代阿狗说,他的手如果伸出湖面就递给他一道符。嘱毕,道人纵身跳入了平静的湖水之中,倾刻间,湖面上出现了惊心动魄的场面,湖面晃动,波浪翻滚,涛声震耳欲聋。不多时,道人的手伸出水面,大如簸箕,阿狗惊恐万状地将第二道符递了上去。紧接着,湖面上掀起了数十丈高的巨浪,地面颤动,其响声如山崩地裂,刹那间,湖水殷红,湖泊成为一片血海,道人挖出了鲤鱼精的一只眼睛。约过半盏茶的功夫,湖面上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血海中道人的手又一次伸出水面,这只血淋淋的大手能遮住小半个湖面,阿狗被吓得魄散魂飞。正当阿狗手拿第三道符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来了一阵狂风,将阿狗连同那道符一起卷入空中不知去向。须臾,云开雨止,风停雷收,湖面恢复了平静。可怜这个自称有半仙之体的云游道人,则葬身鱼腹,价值连城的一颗夜明珠也随之沉落湖底。
第二天清晨,湖泊数十里范围之内下了一场大雾,大雾蒙蒙七天七夜,人们隐隐约约地看见,浓雾中有一头牤牛绕湖吼叫,其吼声十分凄凉,同时伴有不绝于耳的涛声。忽一日,云开雾散,人们惊愕不已,哀吼的牤牛早已不知去向,昔日美丽的湖泊也已荡然无存,一条浊浪翻滚的大河呈现在人们面前,蜿蜒地向南流去,那条能呼风唤雨的鲤鱼精也随流而去,含恨离开了他得道成仙的神圣之地。因为该河是牤牛绕湖吼叫而形成,所以取名“牤牛河”。
日月交替,斗转星移。不知过了多少年,一乞丐流浪至此,夜宿牤牛河畔,夜半三更看见河水中绿光闪烁,近前,乃是一颗白色小球发光,便捞起收于囊中。从此,该乞丐一直在科尔沁大草原上流浪乞讨。不知他到底活了多少岁,也不知他又在科尔沁大草原上流浪乞讨了多少年,随着乞丐的消失,这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从此也就下落不明。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也不知又经过了多少代,贺老爷的后人贺万才弃牧经商来到北京,在北京郎猫胡同遇见了独目商人于先生,闲谈中得知对方的身世,原来这位于先生便是鲤鱼精的化身。于先生得知他一直怀念的那片榆树林依然存在,便拜托贺万才回家将湖边榆树林裸露的树根用土培一培,他将能重返得道成仙的胜地,恢复昔日的世外桃源。贺万才回家后没把此事放在心上。第二年贺万才贩盐又来到北京,再一次遇见于先生,于先生问及此事,贺万才无言以对。于先生便说:今天我给你拿一块银元,你回去后一定要雇人把榆树根培一培。贺万才无意识地接过银元,手自然紧握,五指无法伸开,愕然间,于先生早已飘然而去。
半年后,到了冬天,贺万才辗转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找人去榆树林培土。也是不巧,这一年黑鱼泡子遭遇到了历史上罕见的冰雪天气,迫于生活需要,人们便将那片榆树林全部砍伐用于烧柴。
第二年春天,在这片被砍光树木的土地上,又有一颗榆树苗,悄然破土而出。
多少年后,贺万才临终时五指也未能伸直,手攥银元,撒手人寰。
贺万才生前请过一个知名的阴阳先生,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在黑鱼泡子西北洼儿,看了一宗“蛇盘兔”穴地,传说此穴地每天在太阳出山之前,都有一条大蛇盘着一只玉兔在此栖息。如果有人葬于此,他的后人将越过越富。不料,贺万才的棂柩在送葬途中突然坠地,所以未能葬于“蛇盘兔”正穴。从此他的后人便沿着水草丰茂的方向迁往科尔沁草原深处。
如今,湖泊的地质痕迹依稀可见,古老而神奇的传说已被人们渐渐淡忘,只有那滔滔不绝的牤牛河还在不停地诉说着“黑鱼泡子”的传奇,那棵不知经历了多少苍桑岁月的老榆树,却依然看守着胜地,遥望着黑鱼泡子村的每一家每一户,好像在倾吐着传说的凄凉,又仿佛是默默地回忆着精灵的遗憾。
 蟒石沟
“蟒石”正读应“蟒思",意即众蟒。蟒石沟的名称来历是与牤牛河的名5称来历一样。蟒石是人名,过去在此近处住过叫蟒思的人,由此得名。蟒这个动物是最古老的信崇物,是图腾,它先于龙图腾。后来有一个较大部族称自己为蟒奴德,意为信蟒的众人。现在本地区姓马的基本都是那些蟒信仰者,他们还分左翼右翼,牛河流域是他们的主要生活源地。蟒石沟村是原白音昌乡的一个行政村,清末年建屯,辖7个自然屯,有后薛家店、沟门子、酒局子、北台子、河北、新窝铺、蟒石沟。该村位于新镇西南方向,现属于新镇的一个村。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内蒙古草原东南部有一座山,西侧与此山相连的丘陵山岗,蜿蜒的起伏,转了一个之字形,南侧山坳半坡有一泉眼,涓涓流淌细流成溪流向西南,北侧山坳半坡也有一泉眼,涓涓流淌细流成溪流向东北,站在山上远远望去,山岗山泉小溪恰好构成一幅太极图。
有一位道士,即懂医术又会法术。一天,他云游到此,见此山充满灵气,于是就东边的最高山上住了下来。在修炼道法的同时,还采集山中的草药,炮制各种药品,为山里的人们治病解难,受到大家的称赞。
有一年,当地遭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旱,河湖干涸,山间寸草不生,庄稼颗粒无收,人们靠吞嚼枯草树皮维持生命。一直到第二年夏天,就连草根树皮也被吃光了,老天还是没有下雨。但那两眼泉的细流仍在涓涓流淌,泉边和小溪旁仅存的水和小草就成了人们救命的唯一希望,人们便自发组织起来,每天分一点儿溪边小草和溪水,加一些叫观音土的白泥糊口。
山北,有一条沟,沟中有一条青色蟒蛇,修炼千年道行,自称青龙。蟒蛇平日晒鳞化作石蟒,人们常常见到沟里的石蟒,就把这条沟叫蟒石沟。因天旱无水,蟒蛇便霸占了南山的两眼泉水。很多取水的人也成了它的美食。
无粮无水,又传上了瘟疫,民不聊生。于是,人们纷纷来求道士,恳请他替民祈求玉帝,降甘雨以解万民之苦,除蟒蛇归还山泉小溪。道士平素善良,愿为百姓祈福,便在所居山顶设坛,祈祷上天,降甘霖以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玉皇大帝正在参加盛宴,见有下界祈求,便随口吩咐御厨房赐予下界一餐,先解万民温饱,御厨便随手将一铲锅巴撒向人间。蟒蛇见到天落美餐救民,便施了法术,将天赐美食变成了黄白黑色相杂的石头颗粒。
道士识破蟒蛇妖术,决心制服蟒蛇,于是布下一阵,在南侧山岗上立起石墙,防止蟒蛇南窜,东西两侧山峰放了符咒,道士由北侧山口进入捉拿蟒蛇。他们在山间展开搏斗,整整打了一日,直打得昏天黑日,山崩地裂,飞沙走石。由于蟒蛇已有千年道行,道士没有轻易制服蟒蛇。一直战到九九八十一个回合,蟒蛇渐渐占了上风,道士一不留神,道士双眼被蟒蛇挖出,塞入两个泉眼,最后将道士吞入腹中。道士也已修炼成半仙之体,便在蟒蛇腹中再次发起攻击,揪住蟒蛇心肝不放,蟒蛇疼得翻滚乱撞,一尾扫平山岗,一头撞开南岗石墙向东南窜出十几里,最后不得不向道士求饶。道士生怕蟒蛇再次作孽人间,就在蟒蛇腹中住下,天旱了就叫蟒蛇施雨,天热了就叫蟒蛇行风,从此这里年年风调雨顺。
最后蟒蛇化作了山峰,叫哈达山,后来人们改称青龙山,被蟒蛇尾扫平的山岗叫乌尔勒吐山,后改称平顶山,被蟒蛇撞开的南岗石墙豁口后来人们叫它叫南天门。人们为了纪念这位道士,在他住过的那座山上为他修了道观,把这座山叫老道山。到了辽代,耶律阿保机在山上修了捺钵大帐,应天皇后建了寺庙,每年夏季到此捺钵、祭拜,后来老道山归为萧氏后族封地。平顶山上那些御厨锅巴变成的黄白黑色颗粒相杂的,像麦饭一样的石头叫麦饭石。后来人们还在平顶山上立了刻有大明咒的石碑,修了药王庙。
这里方圆几十里,每年夏季七夕前后,会出现一次雷暴天气,自蟒石沟起,经南天门、老道山至青龙山一带,黑云滚滚,狂风怒吼,飞沙走石,雷鸣电闪,雹雨交加。据说这是当年老道大战蟒蛇的场景再现。也有人说,这天是老道回老道山道场受香之日,借机蟒蛇的儿子大显神威,去青龙山探母。
那平顶山两眼泉水因落入道士仙眼变成了能治百病的神泉。神泉水冬天喝了温润甜美,夏天喝了冰凉爽口,春天喝了如饮甘露,秋天喝了沁人心脾。连续几年大旱,神泉照样流淌,即使连下七七四十九天大雨,泉水仍然是涓涓细流。老人们说,只要诚心拜过青龙山,拜过老道山,再到平顶山玛尼石和药王庙上过香,而后喝了一眼神泉水百病不侵、身轻体健,喝了两眼神泉水鹤发童颜、延年益寿,两眼神泉水掺着喝返老还童、成仙得道。山南泉水男人喝了会更加威武雄健,气宇轩昂。山北泉水女人喝了会更加冰肌玉骨,亭亭玉立。反饮之,男人会温文尔雅,女人会活泼开朗。得不到神泉水的人,只要诚心如此祭拜,拿些御厨锅巴变的麦饭石回家泡水喝,也能取到同样功效。
近千年来,人们遇到天旱,就去青龙山青龙寺或老道山道观求雨,非常灵验。遇到瘟疫,或有大病小灾,先如是祭拜,再取神泉水或取一点御厨锅巴变的麦饭石泡水,喝下不过三日,百病皆除。
�杰会���0� |� ��、理藩院员外郎格图铿额、刑部员外郎齐世铭,共同审理此案,将阿尔塔希第、吹登、额尔德仓等一干原告、被告解赴都统行辕公审,并责成昭乌达盟正副盟长会同塔司厅司员将阿尔塔希第行贿事件查清,责成朝阳知县和防御瑞成将相互斗殴一案的主要人员高择、杨太平等押解到案。经过会同审讯,结果以阿尔塔希第行贿协办盟长一案查无实据,但犯有违制放荒罪,受到杖一百,革去职务的处分。将原抵押给王臣、张芬、王义汰、李国风的土地收回,字据当堂销毁,所欠下的银两,由旗里在半年内归还。其他已革职的官员,赏还原顶戴,回旗继续供职。吹登以聚众滋事、阻挠放垦罪,革去台吉顶戴,发极边足四千里充军。额尔得仓仗一百,加徒役三年。其他“老头会”成员受刑仗后,分别被判处流放或徒役二至四年,情节轻微的也被枷号二个月交旗管束,只有少数没有入会的人得到赦免。活动四年之久的“老头会”,便随之瓦解。“老头会”虽然被瓦解了,但其势力在相当一段时间仍然存在。在中华民国期间,仍有所活动,直接影响着奈曼旗的政治、经济形势。
 
舍力虎
现为大沁他拉镇的一个行政村。舍力虎是梵语,意为遗体,即舍利。舍力虎这个读音是对梵语的失真。1836年清道光皇帝将其女儿许赐于奈曼第十一任王爷德木楚克扎布成婚。公主死后葬于北京东直门一带,后在此修庙供奉其画像。此地名从舍力虎庙变成舍力虎村,如此演变之。该村位于大沁他拉镇以南方向。
    舍力虎庙,原太和乡舍力虎村位于乡政府驻地(新建居民点)东北7公里处,是京通铁路舍力虎站东北约3.5公里的教来河南岸。沿河上溯十几里地便是舍力虎水库。清代,在舍力虎一带曾经有一座庙,称舍力虎庙。如此看来,舍力虎这个名称也是由来已久了。
    至于舍力虎庙何人何时所建尚无考证。但是,该庙里供奉着奈曼早期几任札萨克王的画像和他们的遗体也埋葬在庙址附近的传说来看,舍力虎庙很有可能是王族成员、台吉们所建。还有一种传说是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十月,清道光皇帝将自己的爱女(皇四女)寿安固伦格格婚配给奈曼郡王阿旺都瓦底扎布之子德木楚克扎布为妻。寿安去世后,“葬于此地,并修庙供奉……”事实上,寿安格格于咸丰十年(1860年)闰三月病故于北京,且安葬于北京东直门一带。同治四年(1865年)六月,额附王德木楚克扎布亦病逝于北京。清廷追认为“亲王”,并以亲王例祭葬。又赐与固伦格格寿安福晋合葬。墓地择于京师附近东直门一带。由此可见,寿安格格葬于此地(舍力虎)的传说与事实不符,而“修庙供奉”则是极有可能。因为寿安格格逝世后,其夫第十一任奈曼旗札萨克郡王德木楚克扎布向朝廷要求把福晋的遗体(称“彩棺")运往奈曼安葬,可是朝廷以“无以先例"没有批准,只好奉命安葬于东直门一带。驸马王未能在奈曼大地为其福晋修建“公主陵”,但为公主修建一座庙,供奉其画像,常年祭祀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且建庙时间应在固伦格格逝世后,驸马王逝世前,即1861—1865年间的可能性较大。后来舍力虎庙被教来河水冲毁,然具体时间不得而知。
    舍力虎这一地名,蒙古语称之为“夏日哈”或“夏日嘎”,
前者意为伤,相传义州王布尔尼的高级幕僚贝德尔梅林在此与清军交战时受了重伤,故称此地日夏日哈因塔拉即伤之甸子。后者指马的毛色,相传,成吉思汗的八骏之一夏日嘎茂日(意为黄骠马)闹了毛病,使成吉思汗甚为犯愁,正束手无策时,士兵禀报黄骠马喝了这里布日都的水之后已经与其它骏马一起奔驰如飞,毫不逊色了,听了禀报,成吉思汗高兴地说:“好!以后把这个布日都(即水泡子)叫夏日嘎淖尔,这片塔拉就叫夏日嘎因塔拉!”众得知,口口相传,夏日嘎之称几百年没有间断,一直流传至今。久而久之,“夏日哈"“夏日嘎”的蒙古语已被记作“舍力虎”的汉语地名了。
    舍力虎水库为教来河中游的大型旁侧水库,位于舍力虎村西之舍力虎甸子。舍力虎甸子呈狭长形,东西长30多公里,南北宽1—3公里,西端近孟可河、东端临教来河。1963年汛前,形成水库雏形,1964年3月正式动工修库,1965年9月竣工。水库东西长25公里,南北宽2.5公里。水库原设计总库容为1.6亿立方米,后割走蓄水面积8平方公里(库容为4000万立方米的部分),划归赤峰市敖汉旗(敖汉旗在库区内筑坝割断)。现蓄水能力为1.18亿立方米,工程等别为I等。该水库由主坝、泄洪坝、分水闸、滞洪库4部分组成,坝型为均质细砂坝。库区距大沁他拉镇城区10公里,距京通铁路5公里,影响下游420个村屯13万人口,54万亩农田。1998年有效灌溉面积22.44万亩,达设计面积的70%。水库在正常蓄水情况下,有养鱼面积3.75万亩,已全部利用,舍力虎水库横跨赤峰、通辽二市,其规模在全国沙漠水库中居首位。
西湖
    最早奈曼西湖的名城叫“塔日干乌素”,“塔日干”为“肥美”,意为肥美的水域。今天的西湖是塔日干乌素——塔日干淖尔——功成庙泡子——西湖,如此演化。1850年左右时间,奈曼王爷将此地指给福字号即兴隆福、兴隆地的地主作为放牧基地,这个基地曾被称为塔日干。现西湖村是大沁他拉镇的一个行政村,位于大沁他拉镇以西方向15公里。
     说到西湖,你一定会想到杭州西湖,其实在通辽市奈曼旗地区也有一个西湖。据史料记载,奈曼西湖形成于元代,明代称之为察罕淖尔,清代称之为塔日干淖尔。距今已有600余年历史。奈曼西湖属于沙漠湖泊,当时占地面积最大时达到一万六千多公顷,湖内鱼类丰富,尤以盛产红尾鲤鱼最为出名。由于奈曼地区长期干旱,该湖于2001年5月17日干枯。奈曼西湖以迷人的湖光水色,丰富的鱼类资源,为历代王公贵族所青睐。清宣宗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奈曼旗第十一任札萨克郡王阿旺都瓦底札布将湖东南一块地择为王爷茔地,光绪三年(1877年)四月,又在附近建成了奈曼王爷的陵寝庙——孟根庙。因孟根庙法名功成寺,故塔日干淖尔有时也叫功成庙泡子,后来就习惯地写为“功成庙泡子”。塔日干淖尔的水源是孟可河。孟可河在造床前,曾流经舍力虎甸子,形成了舍力虎泡子。每逢大雨之年,泡子蓄水过多,从东北边低洼处向北溢流决口,经过额尔敦甸子,流入功成寺西边的天然洼地形成了功成庙泡子。孟可河形成河道后,经敖汉旗的梧桐好来、长胜甸子进入奈曼境内,流入功成庙泡子,使塔日干淖尔成了“有源之水”。1959年,原内蒙古党委书记处书记胡昭衡来此视察,见其美丽景色改名为“奈曼西湖”。1960年8月5日奈曼旗人民委员会下发文件,对启称原功成庙泡子命名为“奈曼西湖”,简称为“西湖”。关于奈曼西湖至今流传着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很久以前,奈曼地区连年干旱,河水断流,西湖也几乎干涸了,只有湖心的三大泉处还有些泥水。
  一天,有一个身着青衣的老太婆领着一位红衣少女,挎着篮子,篮子里盛着一棵白菜,从东南方向朝着湖底有水的地方走去,走到水边立即把篮子里的白菜栽入水中,顷刻间,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从四面八方涌入湖底,湖水越积越深。这时老太婆和红衣少女也随即潜入湖中,再也没出来。据说,这个红衣少女是鲤鱼精变的,红尾鲤鱼即是红衣少女的后代。
  而栽入湖水中的白菜是一棵金白菜,金白菜的根深深扎进河中的金泥里,越长越大。为了提防金白菜失窃,龙王派小金龙化成金马驹到洲渚隐现的骏马滩看护金白菜。于是在日朗天晴的好天气,心地善良的人们时常能看到湖中最大的旱滩上有一匹光闪闪的金马驹环岛漫步、飞奔。金马驹夜里静静地潜伏在湖水里,每当旭日东升时,金马驹迎着朝阳跃出水面,金蹄踏波,如同在原野上驰骋,它时而跳跃奔跑,时而引颈长嘶,声音巨大,十里相闻。
  光阴荏苒,一天,来了一个南方人,自称法术高强,说要治服金马驹,驮着金白菜回来。他说:“你们只要找一个胆大的人帮我就行。”人们将信将疑,没人敢应。这时有一位五大三粗的棒小伙儿挺身而出,说愿随他去。南方人一同与小伙子到了湖边,从怀里取出三张符说:“待我下到湖水里,每次伸出手的时候,你就递上一张符,切记,不可不递。”
  南方人随即潜入水里,平静的湖面立刻翻腾起来,发出隆隆如打雷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只如同簸箕大的手掌伸出水面,小伙子感到惊奇,但没害怕,立即递上一张符。手第二次伸出水面,小伙子见手掌有笸箩一般大,手指有二三尺长,此时的湖水翻腾的声音更大更厉害了。尽管这样,小伙子还是壮着胆子把第二道符递了上去。当南方人第三次伸出手的时候,水中传出山崩地裂的声音,小伙子一看那手,五个指头如同五条小船向他伸来。这回小伙子可真吓坏了,他没有递上第三张符,回头就跑,跑出半里多地再回头看时,南方人的手已经不见了,水里的隆隆声也听不见了,湖水又恢复了平静。从此,人们再也没看见金马驹,南方人也销声匿迹了,金白菜也消失了。多数人认为,金马驹乃小金龙,它当然不会死,是龙王为防不测把小金龙召回龙宫,同时把金白菜也拿回去了,这样遇干旱西湖就干涸了。
赛汗苏默(新庙)
奈曼旗苇莲苏乡政府驻地卧风甸子村以西l 5公里处,有一新庙村。形成村落后以庙得名。新庙原名赛罕庙。赛罕,蒙古语,为美好或美丽、美观大方之意。相传,建庙初称宝门德日苏,德日苏,即芨芨草,想必那里生长着大片德日苏草而称宝门德日苏。在此处建庙后,随赛罕庙之称,其地改称为“固日班赛罕”,延续至今。
    赛罕庙,法名成善寺。该庙系满楚克庙达喇嘛那木巴勒建于清道光元年(1821年)三月。赛罕庙正殿里供奉着千手千眼佛。1928年,乡绅姜万春者将赛罕庙刷浆修缮,并出新匾,使旧庙焕然一新。从此,赛罕庙被称为新庙。1940年时,该庙仍有55名喇嘛,16个庙属户。
    赛罕庙的始建,有个故事至今流传在奈曼大地。据传说,奈曼旗第十任札萨克多罗达汉郡互阿旺都瓦底扎布不但能骑善射,而且亲率旗下箭丁,时常以围猎活动为骑射训练的机会适时组织围猎,既获得可观的猎物,又训练了旗民,可谓是一举两得。大约是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秋末冬初,承袭奈曼旗札萨克郡王职不久的阿旺都瓦底扎布(下简称阿王)传令围猎,旗下各苏木(箭)箭丁由苏木章京和扎兰章京带队,前往指定地点集结,阿王亦带领王府卫队及侍从等,骑着高头大马,牵着两条猎狗,浩浩荡荡地向北方的大片草原出发,边打猎边行进。正当人马行至现白音他拉苏木以北大片沙地时,突然天气骤变,狂风四起,飞沙走石,天空昏暗,几乎是大白天里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低到相当程度,看来他们不是遇到强沙尘暴就是碰上了龙卷风了。阿王爷同随从人员都很着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外,实无避风隐身之处。正在人们束手无策之时,王府卫队两名士兵前来向王爷禀报,说距此处不足二里地的地方有一片平坦甸子,那里风弱无扬沙,且能见到阳光,我们是否到那里暂避一时。王爷遂命左右随两名士兵向西北方急驰。不一会儿,人马来到这片草原,情况果然如同士兵所报,实是一个好去处。回到王府后,阿王向福晋说了今天的遭遇。福晋说:“何不让喇嘛前去占卜观察呢?”阿王便命管家去安排,第二天,喇嘛们回来后向阿王禀报说:吾王德高望重,旗民拥戴,各旗王爷无不佩服,前程定会荣华富贵。那次围猎虽有天之不测,但有土地相扶,实乃王爷福分和造化。王爷当即指令,在那里修建寺庙,虔诚供奉,永保年年建功立业。并责成满
楚克庙呼图克图格根派遣达喇嘛设计监理,统管建庙工程。
    阿王建竣赛罕庙后真是时来运转,步步高升。道光元年(1821年),阿王上任昭乌达盟(奈曼旗属昭乌达盟)帮办盟务(似现今的盟长助理或秘书长之类);道光七年(1827)阿王当选为昭乌达盟盟长;至道光十九年(1839年)任昭乌达盟备兵札萨克职,统理昭盟军政公务。“备兵札萨克”职的设立,是为当时朝廷之军事需要,传旨在内札萨克6盟均设一员统辖全盟蒙古兵,专理军务之职。两年后的道光二十一年(1 841
年)十月时,任御前行走,享受贝子待遇的阿王长公子德木
楚克扎布与道光皇帝四女(咸丰皇帝胞姊)寿安固伦格格(公主)成婚,为固伦额附(驸马)。从此,阿王与道光皇帝成为了儿女亲家,那个时代的皇亲国戚,可谓飞黄腾达,不可一世了。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阿旺都瓦底扎布郡王病逝,遵其遗嘱,将其遗体安葬在他本人生前选好的坟茔地——塔日干淖尔(西湖)附近,成为奈曼旗王爷陵。
 
当手第二次伸出水面,小伙子见手掌有笸箩一般大,手指有二三尺长,此时的湖水翻腾的声音更大更厉害了。尽管这样,小伙子还是壮着胆子把第二道符递了上去。当南方人第三次伸出手的时候,水中传出山崩地裂的声音,小伙子一看那手,五个指头如同五条小船向他伸来。这回小伙子可真吓坏了,他没有递上第三张符,回头就跑,跑出半里多地再回头看时,南方人的手已经不见了,水里的隆隆声也听不见了,湖水又恢复了平静。从此,人们再也没看见金马驹,南方人也销声匿迹了,金白菜也消失了。多数人认为,金马驹乃小金龙,它当然不会死,是龙王为防不测把小金龙召回龙宫,同时把金白菜也拿回去了,这样遇干旱西湖就干涸了。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地名 故事

上一篇:关于荞麦的传说(九)
下一篇:中华麦饭石开发大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