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塔拉的变迁
发布时间:2014-08-08 11:11:11   来源:

 
       巴彦塔拉,蒙古语的意思是富饶的草原、富饶的甸子,很早很早以前,叫做赫日毛日巴彦塔拉。赫日毛日是黑骏马的意思,以两个大甸子各自命名,位居在奈曼旗固日班花苏木所在地,总面积74000亩,以蒙古族为主体,也有一部外来的汉族商人居住做生意,现在是远近闻名的富裕嘎查(村)。

       巴彦塔拉美丽富饶,在草甸子里牧草风盛,牛羊成群,在夏秋季时有诗人所描述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意境,一到春暖花开的季节,遍地都长着萨日郎花和各种各样的鲜花,还有多种药材,牧草种类就达十几种,最值得依恋的是采摘黄花菜的情景,一到夏秋季的季节,大人小孩都到草甸子里采摘黄花菜。吃饱的膘肥体壮的马群撒欢,奔跑,一群群羊在那里吃草像是珍珠洒,牧羊姑娘在放声歌唱,真是天堂一般,外围还环抱着沙漠,像是一块大翡翠,远处望去奈曼旗独特怪柳点头鞠躬,翩翩起舞格外引人瞩目。

       在草原深处坐落着一群蒙古包,举目望去蒙古包烟囱里青烟袅袅。向前走去能闻的到香甜的马奶酒和奶茶,在门前拴着骑马,牧羊犬来回跟着主人跑,仿佛知道客人光临,蒙古包的旁边竖立着九个大柱子,上面有盖和飘带,柱子的高度有12米高,这叫苏勒德,苏勒德是蒙古人的徽,这些美丽的风景就是龙华集团筹建的的民族风情度假村。我们一边观赏美丽的景色,一边往建筑工地走去,远远看见韩秀荣在那里谋划工程,她就是投资近3000万元,把家乡的这个富饶甸子建设成更加美丽的新乐园的主人。韩女士是德高望重的修行人,也是虔诚的成功佛教人士,专修绿度母秘法,早已得道。

       赫日毛日巴彦塔拉是一个富有传奇的地方,多少年来赫日毛日(黑骏马)的故事流传不衰,很早以前在这个草原出现了一个怪兽,肥头大个,毛很长,头上长着四个角,体魄较大,怪吓人的,见着人就吃,逮着牲畜就弄死,一般都在夜间出没,出现时冒一股黑烟,兴风作浪,卷土草飞,人们谁都不敢去放牧,来回路过的人都在白天行走。

       很古老时有一夫妻在这里居住着,他们喜爱马,也是出了名的好骑手,也是经常骑黑骏马驰骋在草原上,人很善良,为当地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传说中的老夫妇,像往常一样起早起来熬制奶茶,突然从西北方向跑来了一匹马,产了一个小马驹,产完了小驹之后大母马又向前跑去,无影无踪了,老夫妇看着这小马驹怪可怜的,就抱到蒙古包里喂奶,饲养。这个马长得很快,2岁时已经成大马了,黑棕颜色,特通人气,特别温顺,听从牧人的话。有一晚上,这匹马脱了缰绳跑了,第二天早晨回来时一看,浑身都是汗,头、蹄部分都是血,像是跟别的群里的公马搏斗似的,老夫妇没在意,从那后这匹马经常出去搏斗,老夫妇出于好奇,于是一天夜里老夫妇跟着马去看个究竟,草原上一到晚上特安静,带一些凉意,突然间从西北方向卷起了黑烟,狼烟滚滚,像是一个龙卷风,风力无比,烟尘逐渐散去,浮现出一只怪物,很恐怖,黑骏马看着那怪物就跑过去开始打拼。经过搏斗之后,黑骏马终于战胜了那魔鬼,从那以后这个草原上再没有了鬼怪,从此这个草原上牧草丰盛,牛羊马成群,从此赫日毛日甸子巴彦塔拉就这样远近闻名,巴彦塔拉的命名与呼伦湖、贝尔湖,命名的呼伦贝尔一样。

       人们传说黑骏马衰老病死之后,变成了金马驹。巴彦塔拉甸子也叫敖包甸子,敖包甸子的来由是:元年末期1675年,林旦罕的孙子,不日乃亲王,叛逆朝廷逃窜时,来到这个合日毛日甸子时已人乏马竭,无力行军打仗,多么渴望喝上点水,这时出现一匹黑骏马,鬃毛特别大而疯乱,马尾里鸟铸成了窝,将士们万般无奈时,兵马跟着这匹马跑了阵,见到有一个清澈见底的湖泊,军队吃饱喝足之后再草原上一个敖包前安营扎寨,布日乃王命此甸子叫敖包甸子,现在建成了砖瓦结构的敖包了。

       在敖包甸子腹地的这个湖泊叫落雁湖,春秋两季鸿雁迁徙都落湖息。(没认出来那个字)金马经常在哈日毛日甸子、敖包甸子(巴彦塔拉)、固日班花三个甸子周围散步,出没。

       民国时期,这个地方也在奈曼旗管辖之内,归奈曼旗王管。那是极贫穷又动荡的年代,那时草原上没有现在这样人口密集,没有现在的砖瓦房,人们居住在分散的蒙古包里,牧民们生活很苦,在王,公贵族欺压下生活,在牧主家放牧(打工)。额尔德尼是其中的一个,他人中等个,脸黑,身体健壮,是有名的摔跤手,他有超人的驯马技术,是骑马打猎的好手,也是助人为乐、打抱不平、善良淳朴的牧人。在那军阀混战,王公横行的年代,王爷的亲戚独霸一方,横行乡里,现在的干代村离巴彦塔拉很近,就是一坨子之隔,那里有一个叫毛义很的牧主,他家好地好几顷,牛羊无数家中万冠,但这老爷很恶霸,他们家养了好多骆驼和牧羊犬。一到春时节,公骆驼雄性发作,发生过几起骆驼压死人事件,但无人敢跟老爷讨个说法。额尔德尼,看在眼里,恨在心上,为了讨个公道,为了草原、牧民的平等,为了出口恶气,额尔德尼选择了去库伦县衙门告状,库伦县衙门派了几个兵丁把毛义很老爷抓去判了刑,砍头示众,把头颅挂在城头上,那时候不像现在信息便捷,交通便利,家人闻讯赶到时,挂着的头颅早掉下来让狗吃了,只能把躯体运回来埋在现在的固日班花村两北沙滩边上。

       旧社会是王公贵族的天下,是黑白不清的年代,有一天王爷府里的士兵给额尔德尼报信(是额尔德尼的拜把兄弟),说王爷的军队派人抓他,原来奈曼旗王爷给库伦旗县大爷送礼,串通毛义很牧主的案件,反案了,额尔德尼以陷害罪抓捕。额尔德尼单枪匹马、身单力薄、无力可抗。额尔德尼携老婆孩子向北方逃走,逃到了很远的牧区,在现在的锡林郭勒盟草原上安顿下来,给牧主放羊维持生机,后来淖木罕战役爆发了。

       他参了军,打仗勇猛,打日本很勇敢,有志有谋,很快部队里当了头领,立了大功,当时的官府,根据他功劳给他奉了“公”(职务),官府下令给他平反,可以回到故乡谋职,这样他就回到了家乡,从此他成为英雄,当地牧民热切的称之为额尔德尼公,额尔德尼英雄,所以说这个地方是英雄的故乡。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契丹神化传说与耶律阿保机建国始末
下一篇:揭秘龙化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