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文艺》2013年——小镇岁月
发布时间:2014-08-03 17:56:23   来源:窦忠元

    小文走在这座小镇上,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这是一座塞北小镇,位于太行山脚下。当地人都管它大镇。美丽的叫来河从它身边走过,醉人的沙漠又像一条纯洁的纱巾美美的将它装扮一番,使它别有一番北国小镇特有的风情!
    月色温柔地将这座小镇笼得严严实实。树叶在月光中摇曳,夏日的晚风轻轻地沐浴着小文,一条美丽的倩影轻轻地随着小文的脚步在移动!小文在大街路边上的一个小凉亭上坐了下来,他想让自己的心境静一静。
    “我已记不清她的容貌了!”望着高高悬挂在树梢上的月亮,小文对自己说:“我应该去看看她了。”小文突然萌生起欲看看小雅的想法。虽然,小文和小雅相聚只有一日,而且,相隔时日已久;但是,俩心相依,不离不弃!
    “你就像一朵浮云,在我上空划过,记不清你的容貌,寻不到你的踪影,只是把记忆留给雪一样的记忆。。。。。。”这是小文今天看到勾起他记忆里的情感的诗句。
    “阿姨,你知道附近有旅社吗?”小文刚一起身,一对男女小孩走到小文跟前问他。有时,学校开学时小文在姐姐的商店帮忙卖货,一些学生就常常把他当成阿姨叫,逗得他的外甥姑娘直笑,小文也不在意。小文告诉小孩旅店的具体位置后,一丝甜笑在他的脸上溢出,他想:“这俩个小孩是不是要偷食人间禁果?!”
    1、 车顺着乡间公路行驶。大自然的美景顿时映入小文的眼帘。浓浓的田野气息感染了小文,也深深地吸引住了小文。他很久没有下乡了,眼前的一切让他倍感亲切!车行驶在公路上,小文的注意力几乎全部被车窗外的美景所吸引,对客车内的旅客没有一丝一毫的在意!
    偶然间,小文向坐在自己前面的几排旅客扫了一眼,他顿时觉得一个人的背影和相貌似乎很熟悉,就如小雅。那人也望了他一眼,并猛然站了起来全身心的转向他并向他走来,眼神充满了深情,小文有些茫然,他的确不知此人是谁?!他只是向她笑一笑,有些手足无措。那人一愣,很快回到自己的座位;邻座的人给了她一个水果,她接了,随后又从自己的一个包里拿了一块口香糖递了给她前排座位上的一个男人,那人接了。
    小文把目光移向窗外,欲见小雅的心情又浓了!
    车沿着公路蜿蜒前行,小文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双手捂住他的眼睛,那双手柔柔的软软的。凭感觉小文就知道那是女孩子的手。小文扒开她的手,向她的脸看去,笑了,眼里也含有了柔情。
    “你怎么在这里?”那女孩在他的身边坐下后,小文问她。“我去前边的小镇办点事。你又去哪里?”谁都能看出那女孩和小文关系不一般。那女孩跟小文也很随便。
    “我也去前边的小镇办点事。”小文说。“你什么时间回去?”那女孩问他。“看情况,也许明天,也许后天。”小文答道。那女孩兴奋地说:“如果,我今天不走,到时我去找你,小文?”“行。”小文应答。说完,小文扭头向前排那个似乎很熟悉的人看去。他看到那人也在看他,而且,那人的眼里有了许多忧怨。小文顿时觉得那个人应该是小雅!但是,又不能十分确定!
    车在一个小村边临时停了下来,是让车上的旅客去趟卫生间方便一下。小文也下了车去卫生间。可是刚走出车门不远,小文就听到一个人说:“小雅,你不去解手?!”小文一怔,他顿时知道小雅就在车上了。站在对面就是不相知;真是近在咫尺,却远如天涯!
    车又行驶在公路上。小文让那女孩回到她原来的座位上,理由是让她看好自己的东西。那女孩从小就和他的关系很好,他们是邻居,又从小一起长大。那女孩从小就跟他动手动脚,小文已经习惯了。这时他已经肯定小雅就在车上,所以,他才支开她。
    “我就在车上,就在你的身边,一个人。”小文支开那女孩后发了个信息,然后等待小雅的反应。果然,那人看了信息后回过头来向他笑,那笑是甜甜的。小文的脸上也是笑意浓浓,深情无限!小文看清楚了她的脸以后,默默地对自己说:“这就是小雅!”
    小雅含情地望着他,浑身上下都沉醉在喜悦之中!小文也无比兴奋!
    车依然在向前行,车窗外依然是秀色无限。小雅将头靠在前排座位椅子的后背上,头却扭向小文,笑容灿烂。小文和她目光相对,也是喜悦浓浓!
    “小文,我和你坐在一起。”忽然,那个女孩将包裹带过来在小文的身边坐了下来。小雅的笑容一下凝固了。并将头一下拧了过去,再也不看小文了。小文并没有看到小雅的神情变化,只是忙着邦那女孩归弄东西。那女孩活跃,话也很多;因此,小文也只能和她搭话。
    “我们回去。”忽然,小文听到小雅说道。小雅说话的声音很高,好像故意说给小文听的,而且,也听出她的语音里含有一丝幽怨。但是,他并没有在意。
    “为什么?!”坐在小雅前排的男人扭过头来问小雅。“没什么理由。就是想回去。我们过几天再来。”小雅的语气比刚才平稳了很多。那男人看了小雅的脸色一下,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她有点不对劲!“那下车就得打车。”那男人很随和,并不向她求真。“只能那样了。”
    小文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小雅,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小雅只是将眼睛静静地看往别处。这一切变化都被那女孩看在眼里,她是一个有心的人!
    “下车后,你先帮我打个车,然后去再忙你自己的事。行吗?!”那女孩也有她的想法。“行。”小文答应道。小文知道小雅在车停下以后肯定等他,所以他才答应了她。
    车到站后,小雅和他的同伴先下了车。小文和那女孩到了最后才下车。
    下车后,小文果然看见小雅在不远处等他,她的同伴已不知去向了!小文心里甜甜的!
    “如果,有人请你,你必须叫上我。”小文帮那女孩打了车,并帮她把包裹装到车上后,那女孩趴在小文的耳边小声地对他说。说完后,那女孩脸上露出一种神秘的笑。随后,她又说:“如果没人请,我请你吃‘宽心面条’。”
    “行,快走吧。”小文催她,并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他们的样子很亲密,他们从小就这样!说完小文就向小雅走去。只是,这时小雅脸上已全无笑意。
    “今天,我是专程来看你的。”小文走到小雅的跟前笑意浓浓地说。小雅低一下头说:“我知道。不过我得马上返回大镇,你和我一起回去吧?!”“行。”只要能见到小雅小文就很高兴。见到小文毫不犹豫地答应,小雅的脸上马上也露出了笑容。
    小雅向远处唯一的一辆出租汽车挥了挥手,那辆汽车来到了他们跟前。“你把我们马上送到大镇行吗?”小雅对司机说道。
   “行。”那司机很痛快的答应道,他希望自己老有活,好多赚点钱养家。“不过,我得把她先送回去。”说着,他向车厢里指了指。这时,小文和小雅才发现出租车里还有个旅客,而且,那旅客就是那个女孩。俩人愣住了。随后,小雅的脸马上变了色,她觉得那女孩来者不善!小文也觉得那女孩开玩笑有点过!
    车外,小雅、小文依然有些发愣;车内,那女孩却满脸含笑望着他们。
    2、 小雅走了,独自一人。车行的方向是大镇。
    她把小文抛下了,把那个女孩也扔下了;此时,已没了去大镇的车。
    那女孩也不忙着去办事了,他和小文一起找个旅店。他们一起要在那个旅店过夜。
    小文帮那个女孩存好包裹后,又和她一起走进旅店旁边的一家小餐馆,准备吃点晚饭。餐馆不大,却很干净。
“吃点什么?”那女孩含笑问他。她知道他在想什么。
    “宽心面。”小文叹了一口气说。小文觉得小雅有点小气。欲见她的强烈欲望多少有点动摇!
    那女孩真的给他要了一碗面条。小文静静的、默默地吃了起来,看上去他的心情很沉重。那女孩此时的心情也有些异样。
    “那我吃什么?”那女孩看着小文的眼睛说。小文也不看她,只是用筷子轻轻地敲了一下自己的碗。
    “也让我吃面条?!”那女孩似乎有点不情愿。小文很认真的说:“今天还得你结账。必须的!”那女孩见小文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太放肆。也要了一碗面条吃了起来。
    小文心事重重,吃得很慢。那女孩见小文如此,心情也更加沉重!
    “不用那么伤感。”那女孩忽然说:“今天,我将就你一下,舍身下嫁你了。”说完,脸腾的一下红了。其实她很美丽,或许超过小雅许多!可是小文对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别的。“可是谁敢要你?!”小文淡淡地说。
    “那你也没人敢要!”那女孩反斥他。小文没理她。那女孩把脸拉了下来,看来她也很认真!
    忽然,那女孩看见小文怔怔地看着别处。她顺着小文的目光看去,也愣住了!他们看见了小雅,小雅在和另外一个男人也在这家餐馆里吃饭,而且,这个男人绝不是客车上的那个那人。两个人很亲密。脸上也是笑意浓浓,否则,他们不会看不见小文他们俩。
    小文觉得自己应该重新认识小雅了!小文轻轻地推了一下跟前的女孩,扭了一下头,示意她:走!那女孩指了一下碗,意思是结账。小文点点点头。
    “我已把那俩碗面的帐付了。”忽然小雅扭头看向他们说。她的脸色很平静,眼神却很沉重。“多少钱?”小文问向服务员。“她已付了。”服务员证实说。“多少钱?”小文的声音很沉重。“十八元。”那服务员见小文变脸了,忙说。“给她。”小文对女孩说。那女孩真的把二十块钱放在小雅的桌上了,拉起小文就走出了餐馆。
    小雅看着那二十块钱,眼睛有点湿。她知道小文有点误会了。同时,脑海里泛起:“小文太单纯!我们真的不是一路人?!”她站起身向屋外追去,小文已不知去向。晶莹的泪水终于堆在了她的眼角。好在泪水落下时无人看见。小文在她心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可能,现在只有她自己知道!
    小文走了。那女孩也走了。俩人是一起连夜赶回大镇的!
    “小雅是什么人?”回来后,小文问自己。“我真的不了解她?!”小文要求自己要冷静一下:“自己该不该再和她交往?!”他觉自己现在已看不清楚小雅了。他的心境很不平静!
    还是那女孩了解他,在他们回来后她没有马上打搅他。她也希望小文应该冷静地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办。
    3、街依然是那条街,明月依然是高高的挂在树梢上。树叶依然在晚风中摇曳。此时小文的心情十分复杂。地上有两条倩影紧紧地相依在一起!
    “今天我是专程来看你的。”小雅紧紧地倚在小文的身边说。“我可不想再见到你的时候,还不认出你来!”一想到上次见面的场面,小雅的心就有些痛。她肯定小文的心里一定也不痛快!她想不再让那样的事发生了!
    小文用手揽住她的腰,将头轻轻地贴在她的秀发什么也没说。
    小雅任他揽住腰,什么也没说,心中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我们去哪个凉亭坐一坐。”小文将头从她的秀发上移开,拍了一下小雅的后背说。他们来到了大街边上的一个凉亭坐了下来。这个凉亭也是小文经常一个人出来散步时偶尔落一下脚的地方。
    “你说点什么。”小雅倚在小文的身边说。小文什么也没说,只是依然用手揽住她的腰。
    “你不说的样子,让人很难受。”小雅用胳臂轻轻地碰了一碰小文身子一下说。“没什么,和你在一起很高兴,也很开心,真的!”
    小雅扭头看了一下小文的脸。心里挺甜的。她已看出小文说的是真心话!
    “你有不开心的事?!”小雅很在意小文在想什么,所以说道。“说出来可能痛快一些。”说着,小雅借着月光凝神看着小文的眼神。
    “真的没什么!”小文叹了一口气,又拍了一下小雅的后背,又轻轻地揽住小雅的肩膀头说。小雅没再说什么,只是小文不开心,她也不开心。她觉得小文应该说她,或向她发火才对。
    月亮依然高高的挂在树梢上,树叶又在晚风中轻轻地起舞。小文和小雅相互依靠着欣赏着诱人的夜色。两人相对无语,且如痴如醉,甜意浓浓!
    “你不会误解我吧?!”说这话时,小雅并不看小文。她已大致知道小文的个性了。
“没什么。你总要有你的事要忙!”小文回答道。小雅觉得小文不会那么大度。所以她又说道:“我不。好的东西我就是不愿意别人动!”
    “好的东西就应该藏起来,并用心呵护!”小文知道小雅在暗示什么就说道。他说的话有很深的含义,听的人得用心去理解。小雅稍微一顿扭头看了一下小文的脸说:“你放心,我会把握好尺度的。”她觉小文说出这样的话才对。她又看向他的脸,希望他再说点什么!
    “好的东西我会好好的珍爱的!”小文回答道。“别让她受伤。”小雅叮嘱道。小文点点头。不过她还是担心那个丫头。小文将她向自己紧紧地揽了一下。小雅也很随他意!她真希望和他永远在一起!小文也希望小雅永远陪在他的身边!
    月亮依然是那么的明亮,只是,它的身边上多了许多的耀眼的星星。在月亮和星星的照耀下,小镇也害起羞来;但也悄悄地记住了许多的刻骨铭心的情爱故事。
    第二天,小文将小雅送到车上。车行以后小雅的眼角已挂上了泪珠,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到他。看着远去的车小文的心里也有些异样!
    4、 小文忙了。他似乎忘了小雅,也忘了那女孩。其实他真的很难忘却她们!
一日他正准备下乡,那女孩来找他。她要他陪她去旅游。她告诉他:“她准备去外地去找工作,也许就不回来了”。她邀请他去旅游的地方也不远,就在本地附近。
    旅游大巴在乡间公路上行进。小文心情很沉重,她不希望那女孩远去!那女孩话也不多了,可以看出她也是心事重重!
    到了旅游目的,小文只是盲目地跟着那女孩着走着。那女孩也是机械地跟着旅游团队走着!两个人谁都不太说话。他们谁都清楚:这一分别真的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再相见。此时,他们也十分清楚了:除非是夫妻,否则两人不可能厮守一辈子!离开是肯定的事,只是或早或晚一些而已。不过,离开总是令人伤感的!
    “找到单位以后,给我一个信儿。”小文叹了一口气说:“好让我心里有个底。”他还是放不下这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
    那女孩点点头,她在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流下来。
    “你也是要经常和我通电话。”那女孩的声音多少有些异样地嘱咐他说。两人说着,脚步也就慢了下来。
    “有事要同一个电话,也许我们商量一下就能解决。”小文说。其实,小文也明白:大学生就业的事,除非国家着手解决,否则光靠个人的力量,很难解决!
    那女孩又点一下头,脸上多少有一些苦涩。她明白:如果,以前她的工作解决了,他们早就在一起了。现在离开他也是被迫的事!虽然,家里只有她一个孩子,但是,她总不能老呆在家里,老依靠父母养活自己。她早晚得找到自己的生活道路、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己的生活归宿!
    那女孩长大了。明白道理了。她在艰难的生活道路上会撑下去的。而且,一定会坚强的站立起来的。
    “你和小雅的事怎么办了?”那女孩还是关心小文。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他。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有点摸不透小雅。”小文今天向那女孩说了自己的心里话。“她给我的印象和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那女孩沉默了,但是,这已不会改变她已作出的决定了。她已下创出一条适合自己生活路子的决心了。
    “你最好多了解了解她的不同的侧面。”那女孩仿佛一下长大了许多。她有些语重心长的说。“实在不行就放弃吧,或者,等等再说吧。”她对小雅的印象不好。
    小文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他不想让那女孩不高兴。同时,小文不经意地向别处看了一下。他愣住了,脚步也彻底停了下来。小文的行为让那女孩也愣住了,她顺着小文的目光一看,也是大吃一惊:他们又看见小雅了!
    小雅也看见他们了,她的脸也变了色!她又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
    “走吧!”小文低了一下头,很平静地对那女孩说。“她来了。”那女孩告诉小文。“听听她说些什么也不是什么坏事。”
    “小雅,你在干什么?”小雅一走到小文跟前那女孩就问她。那女孩替小文抱打不平。
小雅一怔,脸色也沉了下来,脚步也停住了,微微地低下了头。但是,很快地又面向小文说道:“你们管不着我。”说完就又走了。
    小文轻轻地叹了口气说:“走吧!”
    “什么人呢?!”那女孩望着小雅远去的背影说。
    小文已无心再陪那女孩旅游了。好在旅游大巴车当天就往回走。
    车依然走在乡间公路上,这时小文的心情很复杂。他感觉身体有点凉,他向那女孩靠了靠,那女孩也向他靠了靠,她让他好好地倚着她。那女孩有点心痛他,似乎又要改变想法;但是,怎么也不能靠父母养活自己一辈子吧。她心里有点酸酸的!
    小文闭着眼睛,好像睡觉,又好像想心事!
    事实上,也小文的确在想心事。他的确也应该好好地想一想自己该怎么办了?!
    那女孩走了!小文也没再和小雅联络。
    月亮依然那么亮,依然是高高地挂在树梢上。大街依然是那条大街。凉亭依然是那个凉亭。只是,今晚只有小文一个人坐在凉亭里。他在给那个女孩发信息说:自己也要出去走一走,也许到女孩那里去看看!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文艺

上一篇:《奈曼文艺》2013年——幽幽兰花草
下一篇:《奈曼文艺》2013年——无须扬鞭自奋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