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愿意当低保户
发布时间:2018-06-29 16:59:00   来源:

我不愿意当低保户
                 文/馨雅
       一
妈妈,不知道您现在过得好不好。听奶奶说,十年前,我三岁的时候,爸爸出了车祸。您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外出打工。从此,您就一直没有回来过。我十分想念您。听说您也寄给过我一些衣服,但是那时候我还小,都不记得了。最近听我的同桌说您是跟着有钱的人跑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不信,因为这件事我和同桌打了一架,我再也不和他好了。我回家问奶奶,奶奶说您没有跑,是出去给我挣钱了,说将来供我念大学。奶奶说您没有时间,奶奶还总说别人说的都是瞎话,让我不要相信。最近小刚悄悄告诉我,说我三岁那年,爸爸不是出了车祸。妈妈,您能回来一次吗?我想知道这些事的真实情况。我问过奶奶,奶奶总是让我不要信这些。
爷爷瘫痪在床,奶奶一面照顾爷爷,一面做家务,还要拉扯我。
奶奶说,王叔叔是咱们家的恩人,这些年多亏王叔叔照顾咱们家了。王叔叔把咱们拉进了合作社,咱家那五十亩荒山和十五亩旱田都有合作社一起经营。还每年资助我的生活费。可是有人背地里骂王叔叔是二百五,说什么仇人的孩子他也照顾。
     我始终不明白,去问奶奶,奶奶总是说这是胡说。奶奶告诉我,要记住别人的好,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
咱们家是低保户,三口人都享受低保补助,我读书也有补助。老师说咱们是建档立卡户。我要好好读书将来做有出息的人,养爷爷、奶奶,也养你的老。再不让您在外边打工赚钱了。
妈,您快回来吧!
东东已经十三岁了,在平顶山小学读六年级。他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眼里透着这个年龄孩子少有的忧郁,平时喜欢读书,可是很少主动与人交流。语文老师张静布置一道作文题,让同学们与家长说说心里话。东东写了这些话。
 
  二
王新生驾驶着他的皮卡车飞驰在崎岖的山路上,车上载着一袋大米一袋白面,还有快递邮寄过来治疗中风的药物。一面通过蓝牙耳麦,接听着一个接一个的电话。
“喂,王哥,明天阜新市来一个赏花团,大概十五人吧。”
“好的,几点能到?”
“七点出发,大至九点吧。十一点半用餐。”
“好咧!”
叮铃铃手机铃又响了。“喂,您好!哪位?”
“桂花商场杨桂花。”
“噢,您好是杨姐,请指示!”
“土鸡蛋,再送来十件。”
“好的,我马上安排,两小时后到货。”
叮铃铃,“王总,合作社鸡雏今天能分发吗?”
“准备好分装鸡雏的箱子,还有十天的育雏饲料,按照原计划,向合作社户挨户分发。你和老刘一起去送。”
电话又响起。“王哥,微商杏仁和杏脯今天订单量很大,现货不够,怎么办?”  
 “好的,我马上和香梅公司周总协调一下。”
……
王新生就是东东说的那个王叔叔。小伙子虽然只有二十八岁,在青土县南部山区可是家喻户晓的能人。在平顶山一带就更甭说了。平顶山因山头平缓而得名。丘陵地带的山丘大致差不多,有山脉山脉也不险峻,山上有石头石头也不奇特。但是随着漫山遍野的杏花开放,这里却声名鹊起。春季当白头翁的花骨朵刚要钻出枯草丛的时候,白蒿的嫩芽也刚刚钻出地面,山杏的花苞已经粉扑扑的含苞待放。过上几天,蜂蝶就成群结队地来了。它们是嗅着花香来的。此时游客也来了,他们是慕名而来的。游客们在山间小溪旁漫步,在蜂蝶起舞的花间赏花;穿戴得花枝招展的女士在杏花丛中摆造型;普通的游客,掏出手机,有的抓拍有的自拍;爱好摄影的游客支起三角架,等待他们期望的精彩瞬间;还有玩高科技的,手持遥控器把小型无人机送上天空,实施航拍。赏平顶山的杏花,在当地是一个极富盛名的大事。政府倾力打造和助推。修通了县政府到平顶山的柏油公路,平顶山下的老百姓开起了农家乐餐馆,休闲度假旅馆,休闲娱乐歌厅,茶吧。村里还招商引资建起了杏产品深加工产业,开发了特色旅游产品。平顶山特色产品——杏脯、盐水杏仁、杏仁干果、杏仁乳制品,应运而生。依托平顶山的自然环境,在山下养起了土鸡。零散的土鸡和鸡蛋很难销往外地,在游客旅游消费之后,仍有很多农产品不能销售出去,造成滞销。王新生大学毕业后,看到了这个商机。他抓住政策支持的有利时机,利用所学知识发展生态农业。组建养鸡合作社,注册了“杏花”牌有机土鸡商标,通过微商集中网上销售当地特色农产品。申请了原产地保护。
可是不管怎么忙,新生都不忘自己的承诺,每周必须到东东家看望爷爷和奶奶。东东的爸爸张虎超,因十年前那场意外,二十几岁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张虎超的父亲张石柱是个刚强倔强的老汉,儿子的离世,让他既感到绝望悲伤,又是一种屈辱。连续喝了几天闷酒之后,中风倒地,卧床不起。新生回乡后一面创业,一面照顾东东一家。不论多么忙,他都要亲自到家里,为张石柱老人送去药品和生活必需品,为东东的生活和学习负起责任。

十年前那场旷日持久的大雨,让山区丘陵饱经了雨水冲刷和洗礼。有的山体因连续降雨而滑坡,泥石流常伴随山体滑坡发生。下雨后人们的本能是往村里跑,往能避雨的地方躲藏。可是平顶山地方的农民不一样,越是下雨,越是拎起铁锹往山上跑。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承包田会被大雨冲走,于是都形成了习惯,这里的村民顶着雨水往山上跑。
平顶山东面有一道梁,叫东北梁,那里是一片坡地,村子里的一等口粮田都在那一带。张虎超和王宝民两家的地隔着一条流水的荒地,上下交错。张家的地块在流水荒地的左侧上方,王家的地块在流荒地右下方。荒地中间因流水形成沟渠。如果不去人为改变水道,水会很顺畅地沿着缓坡顺着沟渠向下流淌,对谁家的土地都构不成伤害,哪怕水很大,也只能从水沟里带走大量泥土,让洼地变得更深一些。每家的土地都会安然无恙的。可是张虎超是个有想法的人,不像父亲张石柱老汉那么厚道。他主事以来,凡是与他家土地接壤的人家没有不背地里骂他的,说他贪得无厌,办事不地道,爱占小便宜,将来不得好死,等等难听的话。可是说归说,到了种地时挤占了谁家半条垄啊,修水渠时有意往邻居家的地里移动一下位置啊,大家多数还是忍气吞声的,谁也不想因此伤了和气,不想和他一般见识。两年来,虎超在东北梁开疆扩土,把自家的地头向东扩出一米,下一年又扩出一米,只要流水那片草荒地对面的李老太太家不干涉,他就会得寸进尺地坚持他的扩地工程。可是这样一来,本来井水不犯河水的王宝民一家就成了受害者。宝民家地西头的水道,虽然没有改动,可是他家土地上头的水道,却因张虎超的东扩土地而向东移动了好几米,本来在王家土地斜上方的水道却变成了正上方,并形成一个大弯曲。如果人来行走,可以绕着弯路通往下方,不碍你王家的事。张虎超为自己的行为理直气壮。可是水火不留情,水的行走路线和人不一样,这几年雨季来临,最让王宝民头疼的就是东北梁这块地。只好每次下雨都到地的上面加固顺水坝。去年一场大雨,王宝民没在家,顺水坝被冲垮,一人高的玉米硬是被大水冲倒一大片,往少了说也有半亩地绝收,地中间还形成了一道深沟。气得王宝民媳妇李翠花骂了两天大街:什么是少啊,我家那一亩多地啊,白瞎了啊!你老张家缺德不缺德啊!啥是小啊,玉米都接棒子了,一人多高了啊,全给抿倒了!养活孩子没屁眼的,会遭报应的,天打雷劈的!……回过头来抱怨自己的男人熊种,缩头乌龟王八蛋,不如替那好的死了,让人家欺负到头上了都不敢哈个大气,骑着脖颈子拉屎,也不敢吱声,窝囊废一个。下生时老娘婆摸他一把,你不是个小子嘛?看看你那个德行,那玩艺都白长了。宝民两头受气,气得用拳头直打自己脑袋,死的心都有了。
今年雨水充足,可是把王宝民忙坏了。幸好在他的冒雨加固下,东北梁那块地至今没有被大水漫过。连日来的降雨,让王宝民疲惫不堪,丝毫不敢放松对顺水坝的维护,眼见一阵云彩又飘上来了,二话没说,宝民拎起镐头铁锹就往东北梁跑。雨点也像竞赛似的,跟着宝民的步子一起落下来,到地块的时候早已浇成了落汤鸡,可是比落汤鸡的身体,更令他难过的是他的心情。此时,坝已经冲垮,地里的庄稼已经东倒西歪。更气愤的是,张虎超正在上方,趁着大雨继续向外面开疆扩土,把上头的水渠还在往东面移动。气急眼的王宝民顾不上修理冲垮的顺水坝,直接拎着铁锨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张虎超面前,怒气冲冲地对着张虎超嚷:“你这是干啥啊?你咋还往外拱地啊?你看把我们家地给冲的,这都冲成啥样了!你还往外拱啊?”
“我占的是草荒地,又不是你家地,我爱他骂咋拱咋拱,碍他妈你啥事啊?!”张虎超看一眼宝民,一面骂骂咧咧一面接着向东叠着他的顺水坝。
王宝民想到几年来的损失,几年来为了这块地的辛苦和屈辱,几年来妻子对自己的数落、鄙视、谩骂,怒不可遏,便质问道:“别他妈他妈的,他妈的你这是骂谁呢?”
“他妈的,x他妈地,我就骂你了咋地?”
 两个人眼里都露出了凶光,王宝民上去一把揽住张虎超的衣领,张虎超左手一挡,右手就把手里的铁锹抡过来,砍到了宝民的腰部。疼得宝民哎哟一声,松开了手,顺势把手中的锹朝张虎超的头拍过去,虎超一闪,拍到了他的肩膀。虎超再抡起铁锹时,两个人的铁锹就在空中叮当地搅斗起来,张虎超年轻气盛,搏掉了王宝民手中的铁锨,朝王宝民肋部猛砍两下,王宝民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张虎超气势汹汹扔掉铁锨,吐着嘴里的泥水,怒骂着去拽王宝民的头发,这时王宝民已经缓过神来,挣扎着抓起身边的铁锹,猛力向张虎超铲去,张虎超躲闪不及,铲到脖子上,接下来,不容张虎超反抗,一阵乱糟糟的抡、铲、劈,王宝民把多年来所有积怨都一股脑发泄到张虎超的头上。张虎超已经失去了反抗机会,也失去了反抗能力。瘫软到雨水里。雨更大了。一声响雷在两人的上空炸响,近处一棵高大的杨树拦腰折断。宝民知道事情不妙,跑到平顶山上躲起来。
雨停后,两家人到山上找人,张虎超早已没了呼吸,王宝民没了踪影。
后来,王宝民被判了无期徒刑。张虎超的父亲中风,妻子外出“打工”去了。

王宝民出事后,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子。正在读高中的王新生只好辍学回到家里帮助母亲种田。一年后,新生觉得收入如此微薄,再这样下去,未来很迷茫。于是萌生了继续读书上大学的念头。无奈家庭经济拮据,无力供养他读大学。同村的王永庆多年在外地承揽工程,是一个小包工头子。把好多同乡拉到外地搞建筑。王新生也投奔王永庆而来。从泥瓦小工做起,十分卖力气。工地上一位拾荒的刘厚甫老人,和王新生很熟,经常一起聊天。老人了解到新生的家庭境遇和愿望,愿意用自己多年的积蓄供养王新生继续读完高中和大学。在老人的鼓励和资助下,王新生返回校园,一年后不负众望,考取了内蒙古农业大学生命科学院。新生毕业后回到家乡,发展生态农业,办起了养鸡合作社。把分散经营的种植养殖通过合作社有机整合起来,通过网络进行产供销一体化运营。几年前王宝民和张虎超为水渠争夺的地方,现在已经响应政府的号召“退耕还林还草”了。平顶山上漫山的大扁杏早已进入盛果期。过去由五户人家分片承包经营。每年靠落地后的扁杏核,卖几个钱获取微薄收入。王新生建立合作社后,情况变样了,合作社内协调关系,统一规划。哪个区域用作观光,哪个地方种草,哪个地方种植饲料,哪个地方种植作物,哪些地方建设有机农产品加工厂,都按照规划落实起来。
王新生小有成就,也小有名气了。但是他没有忘记在困境中帮助过自己的人。没有忘记那位拾荒老人刘厚甫的帮助和老人的叮嘱:“不要感谢我,等你将来有出息了,多帮助那些需要你帮助的人,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朴实的话语,让新生一辈子铭记在心。
王新生回乡创业后第一件事,就是担负起照顾张石柱一家老小的重任。把他家的荒山和旱田首先纳入到合作社的经营范围,优先给张石柱一家解决困难,优先分红。
     五
“你这没心没肺的东西,敌友你都不分啊,连狼崽子你都养啊?你爹还在里面蹲着呢,你难道好了伤疤忘了疼吗?人家又有低保,又有补助的,用你发什么善心啊?你爹差点就没让人家给整死。你不报仇也就算了,还翻过手来照顾人家一家老小的,你是人家的孙子啊?你哪辈子该人家的欠人家?呸,也不怕人家笑话你。”王新生刚从外边忙了一天,车刚停到院子里,母亲李翠花见到儿子从车里出来就是一阵骂。
“妈,你别说这些了。我不能忘了刘爷爷的话,东东一家很可怜,应该帮助他们。那些过去的事不能全怪人家。”
“什么过去的事啊?这件事能过得去吗?不全怪人家?你还在替仇人说话?和你爸一样没心,一样窝囊,滥忠厚没用的玩意!……正经事你一个也不办,你都多大岁数了,还不上心个人问题,前天你二舅妈来给介绍的那个女孩,我看过,好人家,人长得也苗条,你还想挑个啥样的啊?你都二十八九了,咋就不着急啊?看看和你般大般的,都结婚了,你就不着急吗?”母亲说不上是谩骂还是絮叨。
“妈,别说了,我暂时顾不上考虑这些。公司和社里的事忙,你就别为我操心了。”新生取走东西,开车走了。
 六
张静老师的手握着打开的语文课本,在两排课桌之间踱步,同学们纷纷举手示意自己发言,“老师我,老师我!”“我说,我说!”着急的就用胳膊肘用力砸课桌,发出怦怦的响声以便引起老师的注意。今天语文老师的“课上五分钟讨论”主题是:小学快要毕业了,谈谈我的理想。
“我想去城里初中读书,将来读青土县第一中学,将来考名牌大学。”学习成绩最好的明明回答。
     “我想考大学,将来当科学家。”
     “我以后当兵去,然后当警察,抓车,罚款,神气。”
“我爸说了,让我将来开饭店,现在来咱们平顶山的游客越来越多了,钱好挣。”
“老师,我爸说将来就让我想办法吃低保,啥好处都能捞到。”班里的捣蛋李强说。
……
“张东东你来说一下吧”张老师右手捏着的翻开的课本,左手竖起手掌指向东东,开始点将了。
“我要读大学,学真本事,将来做大事,做好事,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像王叔叔学习。我不想当低保户,我奶奶说过,低保户不是光彩的事。我要为奶奶争气,不让妈妈外出打工。”东东有些胆怯,但是语气很坚决。
                              2018年6月27日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低保

上一篇:岁月艰辛
下一篇:娥子年轻的时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