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土河岸上打坐
发布时间:2018-06-06 15:32:00   来源:

文/北城
 
在苇莲苏。土河浑浊的浪涛卷走了历史的寒意。
游走的契丹,把苍茫的悲伤放逐在岸上。湿地肥沃,大辽的根还是没能扎的太深。
一壶澎湃,二百一十年的风雨,用自己的骨头打磨一柄利刃,纵横四海。
锋芒穿过岁月的旁白,成为风的一部分。
 
沙地草原。牛羊虔诚地咀嚼一茬茬长高的时光。
牧铺,在沙沼上散漫。炊烟慵懒,肩上的套马杆,套着夕阳,把日子赶回家。
这里集结着厚厚的一叠记忆,马背上,喝两口小烧,风吹过,多少往事醒来。
这片净土,是苍狼白鹿的故乡。策马扬鞭,河山在长调的悠扬里辽阔。
歌词,蘸饱思念的颜色,墨香飘逸,老远就能闻到一枚枚文字淳朴的清香。
 
马背上驮着一袋袋沉甸甸的问候,握着缰绳的手攥疼了一个沉默多年的地名。
土河的水,仅能淹没自己的名字。历史在泥沙下厚重。
在河边的稻田里,与耶律倍相遇。争鸣的鼓角被风沙深埋,不再沾染一丝悲壮。
捞一首史诗上岸,架起夕阳,煮一壶乡愁,饮尽这旷日的寂寞。
看茶叶潜底,晕开一片春,清风徐来。我成了你的倒影,今生只为你打坐……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河岸

上一篇:你是我最深情的期待
下一篇:仰望,在万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