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杏花——孙树恒
发布时间:2016-04-26 15:35:44   来源:通辽日报

    一

我打开北边的窗子。北望,故乡的方向。

一阵阵似曾相识的风,从故乡的小镇吹来,跨过千山万水,凝结着泥土的味道。

那山岗上的杏花,披着尘埃,也随风飘来。成千上万的杏花涌动而来,涛声滚滚,在心底炸开,所有的杏花都是故乡待嫁的新娘。

我跪在地上,凝神聆听,只为了那一声声来自故乡的歌吟。

苍茫而遥远,在时间的断层中飞扬。

总在意料之中,我那曾经拿起又放下的岁月,柔情的风,会携走最美的那朵杏花巧言令色么。

那一路奔来的杏花雨,绵长而执拗,滴出香甜的水,一直延伸到时光之外。

我虔诚地眯起眼睛,做一个飞天的姿势,手捧杏花,站在这条载满故乡气息的道路上,用心唱着:杏花好,果果香。

一只眼在杏花中欣赏,另一只眼睛在杏花里沉醉,用沾满杏花香的十指,缝补满地心碎,为伤痕累累的一朵杏花疗伤。

是的,我必须走出北面的窗口,正好看到杏花灿然的场景。

轻轻的触摸,一地的杏花,我将杏花的素,胭脂的红,藏在心底,刻在眉间。

顺着手指,阳光流出来,缓缓摇晃,芬芳荡漾,追赶一个远去的春天。

故乡的来路,那么多的脚步声,将大地挤满,像河中的鱼群自由的游移,杏花与我随缘而行。

我害下了相思,将杏花捧在胸前,与杏花一起均匀的呼吸。

到处是杏花,涌开来,淹没了大地,白了我的思念,晕红了我的脸。

杏花哟杏花,一枝出墙,留得千年馨香,万年峥嵘。只要春风不老,轻轻埋了几季的杏花,香如泥的婉约美丽,寻找丢失的青春记忆。

我把杏花酒盛满酒杯,在这个城市里,红烛高悬,明月点灯,与从故乡走来、隔山隔水不隔心的杏花一样味道的女子,一饮再饮。

让凝视的目光点燃朵朵杏花,点燃彼此的梦。杏花袅袅,唯一醉足矣。

凝目,北望,此时此刻,杏花在万花丛中问候,我的期盼溢满花瓣,什么花比这杏花更清纯,圣洁。

我的睫毛上的雨水,沉入我的心底,波纹般的疼痛瞬间感知。

我所看到的是四十年前的一朵杏花,那是母亲影像,我无法描述。

母亲啊,一生清贫,寒食冷灶,连墓碑也没有刻上名字,此时,我只好点上两根蜡烛、点燃三支檀香,遥拜,将怀念托付清风,托付杏花,在故乡的山野如云如练的弥漫。

杏花飞舞的日子,绵绵细雨打湿的季节。

我的怀念杏花般盛开,与春风滋长,随花儿颤动。

杏花开遍山野,怀念开遍山野。

凋落了的杏花,铺张开的意象。我藏起衣襟,故乡最美的杏花也流泪。

匆匆之际,地火的汹涌,让失血的母亲面容苍白,显现杏花的柔媚。

我挥手写下一段思念,在春天的边缘,杏花的笑容就绽放在天边,成为灼伤我的火焰。
(孙树恒)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杏花 故乡 孙树恒

上一篇:沙漠中的记忆 | 窗外户外驴友奈曼沙漠游记
下一篇:兰陵王 奈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