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城子不“土”
发布时间:2018-04-19 15:39:00   来源:

土城子不“土”
侯显峰
 
这里,“鸡鸣三市里,山跨两省区”,村以古城得名,乡以村名建置。位于通辽市、赤峰市和北票市三角地带的内蒙古奈曼旗土城子乡,西邻具有八千年文化的“兴隆洼文化”发祥地的兴隆洼村,南有努鲁尔虎山,与辽宁省阜新市接壤,
土城子很“土”。
对于土城子的最初印象,则是高中时来自于该地同学的一篇获奖作文《烤地瓜》,知道土城子产地瓜,且烤地瓜颇具盛名。
而真正从视觉上了解土城子,也是缘于我的这位同学。2004年,同学十年会,那时与同学联系,基本还是“按图索骥”,当时只知同学家住土城子乡杏树园子村,有机会得以到土城子一游。
那年五月,从未去过南部山区的我初见土城子便惊讶于它那超乎我想象的地貌,放眼望去,浅山丘陵中,沟壑纵横,让人不由得想起“群山万壑赴荆门”的诗句。给人一种大气、震撼的视觉体验。五月,正是新绿初绽的季节,千沟万壑中,绿树点缀其中,别样的一种美景。更震撼我的,是同学家的居住环境,我曾这样描述过:房靠土山下,院前五丈崖,溪水门前过,沟内三五家。在当时,我无法想象这个方寸之间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我的担心是房后高高耸立的土山在大雨天会不会倒下来砸塌房子?院前高崖边那条45度的坡路连同沟底的河流怎么行车?完全颠覆了我在平原区生活的想象。当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在同学家房后的土山下,还有一个窑洞,这种广泛分布于黄土高原的山西、陕西等地的古老居住形式在这里出现着实让我惊讶一番,不同的是,这里并不住人,大部分是用来贮藏粮食和存放生活用品及杂物的“仓房”,洞里冬暖夏凉,是天然的保鲜库。同学告诉说,山区人基本不卖粮,因为经常会遇到种不上地的年景,打下来的粮食全部存贮在这样的洞里,以备饥荒之年,有时还会把洞口封死,达到粮食多年保存的目的,真可谓是“深挖洞,广积粮”了。
一路上,我惊诧于这里还在用驴耕种农田;我还惊诧于那沟沟坎坎间的方寸农田被耕种的如此精细,竟然垄到沟沿!途经土城子中学和广播电视发射台(当时也叫文化广播站),觉得很一般,不如我工作所在地看起来那么繁华和时尚。
路难行、田难耕、生活条件差是此行的第一感觉,觉得土城子很落后、的确很“土”。
土城子不“土”。
面上看,土城子“土”;当翻开土城子的历史,发现它其实是“名城”。土城子与敖汉旗兴隆洼文化遗址相邻,位于边界线的左右两边,土城子是人类八千年文明史的发源地之一。从这里,可以看到中国北方从八千至四千年之间人类活动的纵剖面。
沿着土城子的历史,可回溯到战国时期。
在土城子乡政府所在地村西南200米处有一座古代土城遗址,城墙用土筑成,周长2100米,面积150亩,现有残墙高8米,宽5米,曾出土过古兵器残件等文物。据考证,此城是战国时期的燕国所建,曾是汉代重镇,名为新安平县,为辽西十六郡之一。
在古城北侧约4公里的地方,断断续续地东西横亘着一条“土龙”。经考证,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燕秦长城。燕长城遗址也被当地人称为封边。据专家考证,所谓的“封边”其实是燕长城,是战国时期燕国修筑的,意思就是封燕国之边防,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这里自燕国时期以来,这条“封边”就被当地人口口相传到今天。“秦开却胡”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是中国历史上修建最早长城中的一条,是我国万里长城的母体之一。
这里还曾是中国北方游牧民族与华夏中原政权交融争锋的地带,是早期关里关外的界域。总体看,公元前3世纪末,华夏政权燕王朝对奈曼南部进行经略和管辖,实施了设置郡县,修筑长城道路。
土城子这片土地上,有着生命最初的印记。土城子乡境内有一座山峰,因外观酷似一颗顶尖向上的桃子,人们形象地称其为桃山,它的北麓偏西有一处古生物化石之地,就是当今远近闻名的蜉蝣生物化石遗址。
土城子,是红山先民的栖衍之地,是红山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是奈曼土著话的发源地之一。
文化传承于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奈曼话是一种独特的口音和方言。口音和方言,是一方文化的根基,也是一方文化传承最核心、最稳定、最不容易流失的部分,正是所谓的“口口相传”“方得真谛”。奈曼人说话,总会带有一种独特的韵味,这种味道没法具体描述,人们就用“土”字来形容,这种“老土”味儿,犹如吃了多年的老坛酱,总有一种“酱味”,喝了多年的老烧酒,总有一种“糟味”,已经渗透在奈曼的举止言行。有人说奈曼话是“土胡鲁满蒙”语,即土著民+胡语音+山东语音+满语音+蒙古语音相互融合而成,其实要想把奈曼口音特点说清楚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使用这种独特语言的范围并不大,其区域以奈曼旗牤牛河和叫来河流域为核心,走在山区,当地人有一口独特的口语发音,与其它地方明显不同。比如“肉”发音为“又”,“踩”叫“chǎi”,“日头”发音叫“意头”,“小米干(gán)饭熬(nāo)豆角子”等等。
土城子境内盛产小米,以优质著称。追其根源,探寻本质,源于这里的红山先民食“粟”,可称的上是“世界小米的故乡”。
奈曼坛酱初始基因源于此。自几千前红山、戎、胡族群肇始,土城子这块土地上的先民就在酱耙子的一拉一捣中回味悠长,蕴出了酱香百味。
如今,在土城子这片文化深植的土地上,打造秀美山川的战役已经初战告捷,春有杏花爆满山,夏有幽谷农家院,秋有梯田五彩漫,冬有雪景映乡村,土城子,这个美丽乡村的画卷正徐徐展开。
土城子一点不“土”,感受土城子的辉煌是个历史话题。而今,人们只知道南山有断续残垣,但不知道那就是秦始皇万里长城的前身,人们只知道家中有坛老豆酱,但不知道那就是东胡老粬的延续,人们只知道这里操着一口老土话,但不知道那也许是红山先民的遗韵。
出生成长于奈曼旗土城子乡土城子村、自已戏称“土帅”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徐文海为他的家乡土城子做了一首藏头诗,前四句是这样表达的,“土到极处大雅生,城因太久有盛名。子民勤善风水立,乡接辽北蒙南情。”这诗里面又包含着一种品味,也包含着一种品位。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土城子

上一篇:薪火相传奈曼人
下一篇:故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