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奈曼
发布时间:2018-01-29 17:09:05   来源:通辽日报

我远在内蒙古的故乡开鲁县有个著名的邻居:奈曼旗。注意,旗和苏木、嘎查都是蒙古族的称呼,相当于汉族的县、乡和村子。在我的故乡,所有的牌匾上都有汉文和蒙古文,打小就熟悉了的。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陈国公主与驸马佩戴的金面具

奈曼旗名气大,大辽国的陈国公主墓在奈曼,耶律阿保机的龙庭也在奈曼,秦开却胡时的古城在奈曼,8000年前的第一村兴隆洼也在它附近。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出土于翁牛特旗的典型红山文化的代表性文物——玉猪龙

我是古玉迷,被誉为“中华第一龙”的古玉,就出土于距离奈曼旗不远的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对于红山文化的痴迷者而言,这分明是一块精神圣地!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美丽的宝古图沙漠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怪柳风姿

此外,这里有壮美的沙漠地貌,生长着奇特的柳树,还是当年陶铸、曾志等人开展辽吉地区革命战斗的地方。奈曼旗这么了不起,离北京也不过500多公里,高速公路和铁路均可直达,然而我一直没机会走访。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有一年奈曼旗政府在种了一片新闻记者林之后,又想种一片中国作家林,于是和我联系,这是绿化边疆的大好事,我组织了一批名家前往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山区的经济林

可惜我因临时有事没能亲自带队,眼睁睁看着文友们置身大漠草原,亲近我故乡的土地,手植下作家的情怀,让一片绿荫抒发诗意,然后陶醉于奈曼的歌舞与美酒,我却唯有羡慕的份儿。从这个意义上说,奈曼欠我一个请柬,我欠奈曼一个文债。

奈曼又名乃蛮,乃蛮部落出过太阳汗,还出过古蒙文的创造者塔塔统阿。这个部落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最后征服的部落,乃蛮一入麾下,蒙古帝国统一,所以乃蛮名气很大。在大清龙兴虎视中原的初期,奈曼王衮楚克审时度势,率部加入清军,从而决定了十六代奈曼王爷命运的轨迹。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奈曼清代王府

实际上,我此行奈曼正是沾他的光——奈曼王府博物馆重新修缮开馆,这也是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一项,于是有了我的奈曼之旅。

雨后的奈曼天清地爽,参观过程中,我恰巧遇见了退休多年的原通辽市委副书记王明义,他是中国作协会员,这可是最佳导游。陪我逛奈曼王府的还有一个地道的奈曼土著巴根,蒙古族著名小说家,武警部队创作室原主任,他的家乡就在奈曼旗。巴根写过关于成吉思汗、忽必烈和僧格林沁的长篇小说,是武人中的文人,又是文人中的武人。我无数次和他一起喝酒,又无数次看他酒后头顶着一杯美酒唱奈曼民歌《诺恩吉雅》。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曾位于奈曼旗火车站前广场的雕塑——诺恩吉雅

然而在王府的人流中,我和巴根走散了,据说那天有4万多人参加庆典并参观王府博物馆!草原小城奈曼人口本来不多,这个数字可以说是倾城出动了。

就是在这个博物馆里,我看到了抗日英雄周荣九的喋血传奇,也见到了一群为民族解放而献身的烈士图像,譬如陶铸的战友吕明仁,还有籍贯广东顺德的烈士梁东明,老红军罗云彪等,他们都牺牲在1946年前后,与牺牲在我的故乡开鲁县的麦新烈士一样,浩气回荡草原上,英名常存天地间。走奈曼的第一天,在王府博物馆里,我最先领受的是一场革命传统教育。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土城子古城址

第二天,我参观了秦汉土城子遗址、燕长城遗址、兴隆洼遗址。本还想去陈国公主墓地,然而因洪灾刚过,路被冲断,只能遥望遗址而足不可抵,奈曼之行留下了一缕清思。

当天晚上,巴根邀请我们去他的弟弟铁木尔家吃饭。村庄里耸立着二百多年前的一座白塔,这是巴根儿时的玩伴,见证了奈曼旗的沧桑风云,自然也目睹了草原部落的盛衰兴亡、人事更迭。我们举杯时天际雷声隐隐,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雨声中,我听巴根讲起当劳模的父亲、慈祥的母亲,讲起父亲收养的两个孤儿,还说到母亲去世那一年,她手植的枣树也死了的往事。从巴根的叙述中,我听出了一个远方游子的乡情与乡愁,听出了一个奈曼部落后裔刻骨的乡思,其实我何尝不是和巴根一样归乡的游子呢?

奈曼文化荟萃之走奈曼

白塔

想起第二天一早就要回到我的故乡开鲁,我举起酒杯,向巴根兄弟的亲人们致以诚挚的祝福,然后一饮而尽。酒后出门一望,雨竟然细且温柔起来,夜色中的白塔兀立着,如草原上永远的巨人。

匆匆走奈曼,何时能再来?

(高洪波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友荐云推荐
奈曼微博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奈曼

上一篇:奈曼文化现象
下一篇:最后一页